<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弗里茨·朗1972年訪談

           信息來源:HPRSTNcf時間:2020-03-29 01:29:19

        BY PETER VON BAGH 編譯:Kulilin

        Q:您的影片中有許多暴力鏡頭,目的是為了原始地呈現生活么?

        A:我的電影都不暴力!能舉個例子么?

        Q:《大內幕》中的女主角臉上被潑咖啡。

        A:那不是暴力。我們看到的是Lee Marvin做了些事情,Gloria Grahame走了過來告訴我們他的所作所為,撒一些咖啡就是暴力么?

        Q:那影片最后的對決呢?

        A:如果那真是暴力,Marvin就應該被殺死?!禡》里沒有暴力,暴力都是發生在幕后的。比如說,你記得小女孩被殺害么?觀眾看到的只是一個球滾出來,停下。然后一個氣球纏在了電線上。有暴力么?暴力存在于你的想象中。假設我拍了一場兇手和女孩的戲。我可以展現一個被猥褻了的女孩。但如果我不那么拍的話,就會迫使觀眾去想象那些最恐怖的事情。不同觀眾的預期不同,但我迫使他們幫助我來創造出最佳的戲劇效果。

        Q:《大內幕》中警察的車爆炸呢?

        A:現實中沒幾個人見過汽車爆炸的。許多觀眾的錯覺是所有事情都是陰謀。如果我的電影有更深層次的含義,那也不是我創造的。早前我在巴黎時對記者說,如果導演拍完一部影片后去做個心理分析會很有趣。導演所作的并不都是一家以等于二,你很難形容拍電影的創作過程。沖動、個人經歷等等都會影響影片。也許心理分析師會做好這個工作。

        Q:您不覺得您影片中最精彩的部分都是事先沒有準備的么?

        A:我把所有準備都做在前面。我的好朋友戈達爾會即興,我可不那么做。也許有時攝影機的擺放會臨時決定,但劇本早就是敲定的了。有時會做些改動,比如演員背不下臺詞,但就算那樣我也不會改變劇本的原始意圖。

        Q:您和許多知名攝影師合作過,James Wong Howe、Stanley Cortez(朗:他可不是很棒的攝影師)、Charles Lang、George Barnes,他們的技術都如何呢?


        1.80飛龍元素 http://www.6u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