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大冰帶著一位鄭州讀者去了北極,回來后出了新作《我不》

           信息來源:gjGfJbS時間:2020-04-06 16:39:03

        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游曉鵬 文圖

        大冰又來鄭州了,這次是一身酷酷的牛仔裝,即使左手腕上纏著紗布,他依然表態一定要跟每一位求簽名的讀者握手。

        9月29日傍晚,大冰攜2017年新作《我不》做客鄭州購書中心舉辦讀者見面會,并就新作接受了大河報記者的采訪。

        2017年,大冰從地球的最南端歸來又飄到了最北端,去了北極,《我不》的一些故事就誕生在那里。不過,跟獨自去南極不同,他帶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讀者——大夢一路北上,去到北方的北方邂逅北極光。大夢曾在鄭州生活多年,認識大冰正是在去年的鄭州見面會上,昨日,這位小伙也特意來到現場,老友相逢讓大冰意外而感動。

        談及新作,大冰說,新書的寫作風格和之前是統一的,但是在篇幅上不同。"這次文章都比較長,我們要努力去試探讀者與受眾的閱讀底線。一般短篇的話三五千字,我的前幾本書短篇都是一萬到兩萬字,這本新書差不多每篇文章都是四五萬字,算是中篇了"。

        為什么書名叫"我不"?大冰說,這并不是某種抗拒,而依然是一句口頭禪,是一種隨意與坦然,一分不入俗的有心,一分不留痕的悟道,甚至是一句咒語,可消減急風驟雨、世間戾氣,以此知苦滅苦,自度度人。具體到書中,故事大都源自平淡,蘊于普通,卻又伏藏在人性關隘處,顯現在命運絕境中,書中的每一個有情眾生,也的確都在對命運說"我不"。

        作為橫空出世的暢銷書作者,大冰被業內很多人稱為傳奇,《乖,摸摸頭》、《阿彌陀佛么么噠》、《好嗎好的》,每一部作品都是現象級。不過,大冰卻透露,自己明年不一定會再出新作,一方面是因為肚里的故事太多,"寫了很久還沒有寫完,還越來越多,有一些無法完成的感覺",另一方面,倡導平行世界多元生活的他坦言,不能因為書賣得好就全撲在書上,得兼顧其他方面,"如果書賣得好,酒吧卻倒閉了,這個生活還是有問題"。 來源:大河客戶端 編輯:薛貝貝


        yy4480??http://www.yy4480.net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