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帝國時代 —  客家文化的形成與滲透

           信息來源:時間:2020-04-04 01:51:47
          就嶺南地區的華夏化來說,首征南越的秦帝國應該算是首功了。秦帝國以強制力,向嶺南輸送的數十萬男丁,開始改變了嶺南,尤其是廣東地區的地緣屬性。不過對于華夏文明的傳播而言,秦人這次帶有軍事目的的大遷徙,只能算是一個開始,并不能算是大功告成。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這次遷入的人口,成分比較單一,缺少以家族為單位的,氏族的整體遷入。那些經歷過戰爭、疾病而殘存下來的男?。m然沒有具體數據,但以當地的環境和情況來看,消耗掉的會是大多數),盡管還能夠在軍事上和政治上控制南越,但從族群結構上將之完全同化卻是不可能的。假如后來的諸多帝國,沒有持續的向嶺南遷入人口的話,可以肯定的是,獨立之后的“南越國”會不可避免的徹底本土化。即使他們的貴族階級,可能仍然會以自己來自華夏的血統為榮?!   ≌嬲寧X南成為華夏之地的,并不是象秦漢這樣的強大帝國時期,而恰恰是兩晉、五代這樣的亂世。由于中原地區的持久動蕩,漢族開始了周期性的,大規模的衣冠南渡。這種情況下,長江、珠江流域的華夏屬性都一次次的得到了加強。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珠江流域并不是北方人口遷入的第一選擇?;蛘哒f,在大多數情況下,珠江流域其實是在接受長江流域的二次移民。那些先期在長江流域落腳的華夏移民們,在穩定并實現人口增長時,很自然的會向外進行自然滲透,而珠江流域正是在這種波浪式的移民過程中,真正實現華夏化的?! ∪A夏民族在長江、珠江流域的轉進過程中,江西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中轉站。說到這里,我們肯定會想到,這是因為大庾嶺上的“梅關”通道,在溝通嶺南中的重要作用。但其實在民族的緩慢自然遷移過程中,這并不是最重要的?;镜脑?,還是在于江西封閉的地緣結構,有利于成為一個人口儲備庫。就這一地緣特點,我們曾經不止一次的提及過。在最能反映出中央之國核心區內,諸板塊特點的春秋戰國時期,這一特點就表露無疑了。當江東這他們的吳越文化而自豪,兩湖孕育了楚文化之時,江西這個由大別山、羅宵山、南嶺、五夷山等山脈合圍起來的地緣板塊,只能在兩個強勢文化區中間,以“吳頭楚尾”的模糊定位自據。即使是在現在,兩湖之地暫時已經退居二級地緣板塊。長江角和珠三角因為經濟原因,成為地緣重心之后,江西的地緣位置,依然是搖擺不定,無法明確自己究竟應該成為哪一方的腹地?!   ‘斎?,也不能說贛江流域就完全是一個封閉的地緣板塊,所謂的封閉只是相對于它周邊的幾個省份而已。最起碼贛江下游的鄱陽湖及其周邊地區,在長江成為博弈主戰場時,還是能夠發揮樞紐作用的。
        贛南地緣結構圖贛江下游的鄱陽湖平原,成為中央之國核心區的時間,并不會比江東、兩湖地區晚多久。當年的吳、楚兩國在發展壯大后,都會很自然的沿江向此滲透。比贛北的鄱陽湖平原相比,贛南的那些丘陵區,就要邊緣許多了。但歷史還是給予了贛南地區登上地緣博弈舞臺的機會,比較知名的有兩次,一次就是我們這一時段所分析的對象“客家”;另一次則是紅色政權的誕生了(如果仔細對比二者的地緣背景,我們就會發現,他們所覆蓋的區域、重心基本雷同)?!   牡匦螆D上看,江西的北部,是一個完美的盆地形結構。贛江下游和發源于周邊山地上的眾多支流,共同匯集成了鄱陽湖,并為之帶來的大片的平原區,而東西縱深稍短的江西南部,情況則正好相反,丘陵地貌為主的地形,相間著由贛江上游諸多河流所沖積而成的河谷平原。其地緣中心贛州,及其所轄的19個市縣(區)都是依這些河谷平原而生。而贛州這個地緣中心,正是這些扇形的贛江上游支流所匯集的中心,象是一個扇柄一樣,牢牢的控制著江西的南部?! ≡诂F實的生活中,行政區域并不會總是按照地理結構來劃分的。不過在江西這個與世無爭的地緣板塊中,二者的貼合度還是很高的,特別是在贛南地區。如果在地形圖上觀察贛州地區的邊界的話(詳見“贛南地緣結構圖”),我們會發現,它的邊界就是在贛江上游支流(所有匯入贛州這個點的河流),與贛江中游地區支流的分水嶺上。這種能夠真實反應地理結構的行政劃分,往往也是最穩定的?!   ∮捎谮M州這個地級市的行政結構,與地理特點高度吻合,因此“贛州”這個行政名稱,與“贛南”這個地理名詞,往往有著共同的地緣含義(除非特指贛州市這個點)。而在“客家四州”這個地緣概念中,所指向的其實也就是整個贛南地區了?! 〔还苁窍笄厝四菢拥奈淞φ鞣?,還是象東晉、南宋那樣的,有組織的衣冠南渡。亦或是以家族為單位的自然滲透。農耕屬性的華夏民族,所最先選擇的肯定是平原縱深較大的地理單元。以我們這階段所涉及的地理單元而言,贛江下游的鄱陽湖平原,以及珠江下游的珠三角平原,肯定是最先被覆蓋的。如果這種遷移,是在一個較短的時間內完成的,那些來自同樣方位的移民之間,并不會出現主客之分。就象古典時期末期的“蓄水開閘”式的“闖關東”一樣,當時的移民,以及他們的后代,就不會去深究移民時間的問題;而象臺灣這種前后拉據時間較長,且分段式的集中移民,就容易形成主、客之分了?! ∠啾扔诤笃诘谋狈揭泼?,早期的移民所在遇到的困難其實要更小些。這個困難指的是獲得賴以生存的土地。畢竟這些在政治和技術上都更為成熟的華夏移民,對面對這些地區的土著民族時,有著綜合性的優勢,更何況在那些中原王朝南退時的大規模移民,本身還有著國家強制力在后面支撐。這其實也是個地緣規律了,并不能單純的從現在流行的“人權”角度來解讀。否則要深究起來,臺灣的所謂“高山族”,最初也不是居住在高山之上的,所謂的本省人其實也是外來之客了;而建立美國的歐洲人,更應該把土地和野牛,還給印第安人了?! ‘斲蛾柡皆?、珠三角平原,已經被先期的北方移民消化殆盡后。后期再因為戰亂而大規模南遷的北方移民,在面對有著共同文化背景的技術特點的本地居民時,就沒有優勢可言了。如果他們的數量較小,很自然的選擇就是以個體的形式,融入當地的氏族中去;但如果是大規模的移民,就只能在早期移民還沒有完全覆蓋的區域尋找機會了。這種時候,在大平原之外的,次一級的丘陵地帶便是這些無法融入當地氏族的,“新移民”的立身之處了。在贛江流域,并不能說鄱陽湖平原周邊的山地丘陵之中,就不會成為這些急于尋找土地的,新移民的開發區。但在歷史的推進過程中,遠離地緣博弈中心,地理結構上又封閉自成體系的贛南地區,卻是最有機會讓這些后來移民,保持住原有特點的板塊(想保持住自己的族群特點,必須有一定的規模支撐)。如果贛江上游地區就是北方移民的最后一站,那么作為一個地緣死角,贛南最終的命運還是會被更強勢的上游文化所同化,或是在保留自身特點的情況下,處于附屬地位。就象珠三角的直接輻射區里,其實還有很多次一級的地緣板塊,但都被歸入了廣府文化區這個大板塊(如四邑)。事實上整個江西的情況也的確如此,外部對于這個地緣板塊的感覺,除了“贛”這個文化標簽,一般并不會認定它還有另一個,與之等量的文化。而另一個相反的例子,則是四川盆地對立了三千年的巴、蜀文化?! ≮M南地區因為“客家”文化而提升了自己的地緣影響力,其實并不是在自己的直接作用下。如果后來以“客家”自居的那些晚期移民,沒有持續的向沿海地區滲透,客家文化是絕對不會有今天這樣的知名度的。也正因為如此,作為客家移民的第一站,也是重要基地的贛州,在客家人所認定的核心區“客家四州”中,客家的自我認同感,反而是最低的,內部的土、客劃分也相對模糊。這倒也是一件好事,本來就是一個民族,一定要按先來后到的次序,搞的那么清楚其實也沒有什么必要的。所以我們在這部分的附圖上,所圈出的“客家核心分布區”,只是說這些地區,是客家文化分布的核心區,而并不是說籍貫是那里的朋友,就一定是客家人,或者說自認是客家人的比例,就一定占優了。至于說自己究竟算不算客家人,就我個人的看法,還是自己說了算。畢竟我一向認為,所謂“族”的劃分,無論什么層次的,還是以文化認同感為準的。相信在“客家”身份沒有成為一個擁有特殊權利的群體(比如高考加個分什么的),并被以某種書面形式確認之前(比如印在身份證上),認同自己是客家的朋友,絕大多數都是真實意思的表達?! 〖热徽f客家文化成為一個有明顯識別度的文化,是因為由贛南地區向外,所進行的二次遷徙而造就的。那么我們就有必要來研究一下,這些先民的遷徙路線了。理論上一個族群在一個地區穩定后,是可以向任意一個方向自然滲透的,只是在這些滲透過程中,相對空間較大的方向,會成為主力突破方向罷了。象贛南的客家文化也是如此,在西北、東北兩個方向,贛江上游支流與中游支流的分水嶺的北部(吉安、撫州兩地的南部邊緣);以及羅宵山脈的西側(湖南的東南邊緣),也都有客家文化區的存在。不過這些自然滲透,在湘、贛兩個強勢本土文化的壓力之下,都沒有形成規模,并為客家文化的發展,作出關鍵性的貢獻?! ∪绻凑盏卣5乃悸?,再次遷徙的客家先民們,最有可能選擇的遷徙路線,應該是跨越大庾嶺,然后沿北江向南,直至到達珠三角地區。而實際上,這種情況也的確發生了,至于北江上游的韶關地區,仍然是客家文化的重要分布區,也被我們劃到了“客家核心分布區”內。問題是這條最容易選擇的路線,也一定會被早期移民所看中。特別是在早期移民占據了北江下游的珠三角地區,并形成強勢文化區后?;洷钡倪@些后來者,即使能夠在與土著族群的博弈中,在北江上游的河谷、丘陵中得到棲身之地,也不大可能發展成為,與珠三角的廣府文化,潮汕地區的潮汕文化并立的“客家”文化。更有可能的是,依據一般的地緣規律,成為下游地區的子文化區。
        贛——閩“客家”地緣結構示意圖既然客家人和客家文化,在贛南初步形成后,向北、西、南三個方向進一步滲透時,會遇到強大的湘、贛、粵文化阻擊,那么他們唯一有可能的突破口就應該是在東面的福建境內了。不過從地理結構來看,這個方向應該是最沒有發展前途的。在分析閩越時,我們已經十分清楚了福建的地形??梢哉f,這個沿海省份是中國山地密度最大的省份,以至于我們在掃視地形圖時,無法在它的腹地找到一個稍具規模的平原區。有限的幾個稍成規模的平原,也是沿海岸線分布沿海沖積平原。更何況福建和江西之間,還隔著高大的武夷山脈。即使客家先民,有本事翻越武夷山脈,并且沿著那些發源于武夷山脈東麓的河流(如閩江),穿越這些大縱深的山地,并最終到達這些沿海平原。他們也會發現,在此生存了數千年的閩越族人,也不會給他們機會來保持自己的文化特色的。更何況在這幾千年的歷史進程中,當年沿海遷徙至福建沿海的這些“越”人,早就沿著這著河流,溯江而上的將自己的文化傳播到了腹地。即使后來,閩越族人同樣已經華夏化了,基于地理結構而保持的地緣結構卻并不會發生多少變化。就象波斯人后來成為了穆斯林,但伊朗高原地緣結構的完整性,卻并沒有因為意識形態而改變一樣?! ”M管客家文化向福建境內滲透,有著非常大的困難,但福建在歷史上卻的確成為了客家文化的重要發源地。其境內的兩個地緣標簽,即有客家祖地之稱的“石壁村”;以及位列“客家四州”之列的“汀州”,都在客家文化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說,如果客家先民沒有向福建境內遷移的話,今天的客家文化就不會有這樣廣泛的影響力和知名度。而要了解這一點,我們先要來看看,當年居住在贛南的客家人,是遵循什么樣的路線,遷移到福建境內的。從所附的《贛——閩“客家”地緣結構示意圖》上我們可以看出,雖然江西和福建的分界線,是按照武夷山脈的分水嶺來劃分的,但這卻并不意味著兩個地緣板塊之間,就沒有聯系緊密的區域了。當武夷山脈向南即將走到盡頭之時,它也象所有的山脈那樣,無論是高度還是密度,都有所下降,這就為贛閩兩地之間族群遷徙提供了便利。更為重要的是,盡管武夷山東麓整體都是高密度的山地,但在西南部,也就是武夷山余脈相對應的區域,卻有著一小片相對下陷的區域。盡管這些相間于山地之間的,小型的河谷盆地是那么的不起眼,但對于本來就是在夾縫中求生存的客家先民來說,能夠有這種不上不下的,相對平坦的區域,來繼續他們的農耕事業,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聦嵣?,當我們從空中俯視贛、閩、粵交界處之時,就會發現由于分割三省的大庾嶺、武夷山余脈等山體,與周邊山體之間相比并沒有高度上的優勢。因此三省在這一地區的地理分割并不明顯。而相對寬松的地理條件,廣布的河流,也生成了許多小型的河谷盆地。這些地理特點,都為農業屬性明顯,卻又無法在大平原地帶拓展生存空間的客家先民們,提供了生存、發展的可能。這種地形,加上三省交界的邊緣地位,都為客家文化保持自己的特點,提供了地緣上的基礎?!   ”M管依照山脈的走向,贛、閩、粵三省交界之處的切割算不上明顯,但如果我們把視線轉移到河流上面,就很容易發現其中的地理規律了。當贛南的客家先民們,沿著贛江上游的支流逐步遷徙至分水嶺西側,并最終跨越分水嶺,向閩西南進行自然滲透時。他們需要在武夷山脈中找到一個突破口,以為持續的移民行為提供戰略通道。這個突破口的戰略作用,類似于湘桂走廊。有這樣相對平坦的平原帶,成為樞紐來過渡兩個水系,兩個地緣板塊之間的聯系就能夠變得更加緊密?! ∠啾惹厝死孟婀鹱呃冗@條狹長的平原帶,強勢向嶺南滲透,在跨越武夷山脈之中,尋找連接贛、閩兩地水系突破口,要更有難度。畢竟作為一條山脈來說,武夷山脈的發育完整程度,要遠高于由諸多丘陵組成的“南嶺”。不過這個突破口最終還是被找到了,它就是“石壁盆地”,而客家人的祖地“石壁村”,正是位于這個面積只有200平方公里的,鑲嵌在武夷山脈之中的小盆地之中。石壁盆地這個地理名詞,也正是得自于石壁村這個客家文化中的著名地標。
        客家祖地“石壁”地緣位置示意圖象石壁盆地這類鑲嵌在山脈之中的,地勢相對較為平緩的小型盆地,在那些爭奪激烈的地緣板塊,往往具有重要的軍事價值。比如太行山中,扼守飛狐陘的淶源盆地;中條山中的“虞原”(“假途伐虢”故事中,那個悲劇的“虞國”所在地)。如果贛、閩兩省是中央之國內部爭奪的焦點所在,石壁盆地也應該會具有同樣的戰略作用。不過歷史并沒有給這兩個省份以機會,成為重要的戰場。而“石壁”這個地理單元在交通上的跳板作用,卻通過客家先民的遷徙而得以流傳于世?! 谋旧淼牡乩斫Y構來說,石壁盆地的輪廓大致呈現為一個“口”字型,給人的感覺就象是一個“家徒四壁”的房間,石壁之名也正是來源于這種直觀感受。也正是這種地理結構,和地理位置,才讓客家先民有機會躲避已經涉及到贛南地區的戰亂,在此蓄勢準備二次遷徙?! £P于客家民系最初形成的時間,一直以來都有不同的觀點。因為中國歷史上北方馬上民族入主中原,以及隨之而來的,漢民族大規模衣冠渡的情況發生過多次。秦漢時代,開啟了嶺南華夏化進程,并帶去了最初的華夏移民,是沒有異議的。而之后到底是哪一次移民,直接促成了客家民系的形成,尚無法確定。比較一致的觀點是,唐宋之間的“五代”時期,是一個劃分標志。在此之前的移民,已經占據并充實了較好的地理單元(特別是珠三角地區),并轉而形成了土著的華夏文化,也就是現在的以以珠三角為核心區域的粵語文化,或稱廣府文化。這種斷代不無道理,在我們曾經解讀過了,大庾嶺南具有門戶作用的地理單元“湞江谷地”(南雄盆地)中,有一個在廣府文化中具有與客家文化的“石壁村”具有同等地位的祖地:珠璣巷(南雄市區東北10公里處)。而這個華夏移民南遷嶺南的中繼站,所能夠直接追溯到的年代就是唐代(現在我們所能看到的梅關古驛道,就是唐代重新整修并拓寬過的,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個移民高峰期)。當然,珠璣巷也好,石壁村也好,所代表的并不只是一個點,而是一個地理單元,或者說地緣板塊。從地緣板塊的角度來看,整個湞江谷地和石壁盆地,都有理由接受廣府和客家后裔的祭拜的香火?!   ≡谝粋€民系的形成過程中,總是需要有一個能夠直接追溯到的時代的,否則都按五百年前是一家的標準,往上再追溯的話,廣府和客家文化都是由共同的華夏先祖傳承下來的。只是如果大家都這樣想的話,地球上倒也真正和平了,往上數到人類走出非洲的時代,地球上所有的人(如果沒有外星人冒充地球人,雜在其中的話),都一定可以找到共同的祖先。不過非常明確的一點,我們在這里解讀廣府和客家的源流,主要目的并不是一定要將這兩個民系區別并對立起來,而是從整個華夏文明擴張的角度,來探究其間的地緣背景。相信在嶺南土、客關系最為緊張的時期,也沒有人會否認自己的華夏身份?!   ∨c漢族內部的其他民系有所不同的是,客家民系往往非常強調自己的華夏屬性;而包括廣府在內的其他民系,也因為自己的移民時間早,而認為自己保存有更多的華夏原始文化基因,因此也經常出現關于誰才是正宗的漢族后裔之類的爭論。其實經過之前的分析,大家其實應該已經清楚了,土客的區別,無非是移民時間的問題,最初的來源其實并沒有本質的區別。既然大家都認可自己的華夏身份,究竟誰更正宗的爭論其實是沒有必要的。即使從技術角度看,也沒有優劣之分。不過客家如此強烈的華夏認同,卻也的確是有地緣背景的,而這與客家意識的形成,更有著直接的關系。我們下一節的內容,就會為大家揭開這一層迷霧。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