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陳光武:聶樹斌強奸殺人案聽證代理提綱(二)

           信息來源:時間:2020-04-01 00:27:51
          陳光武:聶樹斌強奸殺人案聽證代理提綱
        (和諧版)
        二、誰是真兇?
        (一)河北高院的“四個不符”
        河北省高院二審判決書關于石家莊案的認定,完全采信了檢察機關的觀點,否定王書金作案,試圖阻止聶樹斌的錯案糾正??偨Y四個方面。一是花襯衣沒供述,二受害人身高不符,三是作案時間不符;四是作案手段不符。這四個理由都是不成立的。(下簡稱四個不服)
        1、關于短上衣。
        首先,前已述及,短上衣是否存在存疑。眾多最先到達現場的目擊者沒有見到短上衣。照片上看不出什么東西。后來的彩色照片來源不明。沒有證據證實照片上的這張彩色花上衣就是死者脖子上的東西。
        其次、如果尸體頸部確是一件女上衣的話,目前未查到任何可靠來源。受害人失蹤后的幾天內接連下雨,特別是1995年8月7日,氣象資料顯示當地下了大到暴雨。當地面污水橫流的時候,這一來歷不明的女上衣不期而遇。誰能告訴我,這種可能怎樣排除?
        (當年氣象資料)
        再次、上述推斷與現場這件“上衣”的所處位置、存在狀態相一致。短上衣對口開放,沒有纏繞。僅是附著狀。
        (頸部圖片)
        (尸檢報告截圖)
        2、關于死者身高。
        河北高院的這一理由實在不應成為理由。人的身高的主觀評價,是個十分模糊的視覺印象。王書金是去強奸殺人的,不是去選美的,他沒有帶著尺子測量。況且,你量的是尸體尺寸。尸體放久了要極度萎縮,更何況你量的1米56是腿部極度彎曲變形的尸體長度,不是實際高度。
        另外,還有4——6公分的高跟鞋沒有計算在內。身高這一理由,實在令我感到羞愧。因為我也是法律人。
        3、關于作案時間。
        關于康菊花的受害時間問題,是“四個不服”中唯一一個代理人目前無法徹底破解的問題。但河北方面認定8月5日下午5點案發,證據并不充分。
        關于聶案康菊花的受害時間,偵查卷中主要有三組證據材料。
        分別為康菊花的丈夫侯金堯兩次證言,康菊花的同事余秀琴的證言,康菊花同事王麗平的證言。
        這三份證言從可靠性上說,其丈夫侯金堯的證言較為可靠,一是時間較早,二來內容也比較客觀。他穩定證實受害人康菊花在吃完中午飯,差5分鐘到1點時候,康菊花離開家騎車去上班。當晚沒有見到康菊花下班回家。
        這三份證言都有疑點,而另兩份證言疑點較多。主要存在下列問題。
        (1)這三組證言都不是案發后調取的??稻栈ǖ恼煞蚝罱饒虻膬纱巫C言分別是1994年10月1日和1994年10月27日??稻栈ǖ耐掠嘈闱俚淖C言為1994年10月21日;另一同事王麗平的證言為1994年10月11日。這是極不正常的。
        受害人1994年8月5日失蹤,次日后即多次報案(司法機關沒記錄、沒立案)。8月10日發現衣物,11日發現尸體。
        這期間有可能不調查失蹤情況嗎?為何直到10月1日才調查其丈夫,10月11日才調查工友王麗萍,10月21日才調查工友余秀琴。這在任何地方的公安機關都是絕無僅有的。恰好被告人聶樹斌9月23日歸案。所有關于被害人失蹤時間的調查都在被告人有罪供述之后。這絕不是巧合。答案只有一個:原來調查的材料和被告人聶樹斌的供述的犯罪時間可能不一致,被故意隱匿了。其它無法解釋。
        (2)1994年10月11日調查工友王麗萍時,在沒有任何前提背景下,偵查人員開門見山就問“今年8月5日下午你見她(受害人)洗澡了嘛?”王果斷回答:“見了,還跟她說了幾句話。當天5點下班,我到澡堂大概是5點10分,見到康菊花已經在洗了”。
        很顯然,在這之前偵查人員是已經知道受害人5日下午洗澡的情況的,否則,不可能單刀直入,直奔洗澡。既然如此,偵查人員是從哪里知道受害人那天下午洗澡的?材料在哪里?或者有人事先就設定好了下午4、5點鐘她一定要洗澡,才能......
        再說,5點下班,你是炊事員,開飯時間正是在伙房忙活的時候,你在廠門口站著干嘛?就等著證明受害人洗澡?
        (3)王麗平的證言還提到:“我問她:你男人上什么班?她說:不知道?!边@不正常。這一天她丈夫休班在家,中午剛把她送出門,怎么轉眼就不知道了您?莫名其妙。
        (4)康菊花的同事余秀琴的證言提到8月5日下午4點,我在廠門口站著,康菊花推車到我跟前,讓我跟她一塊去打車氣。這也不正常。打個氣,要人陪同?似乎那天康菊花非要有人陪著才行,否則,就沒有證據證明那天下午4點左右有人見到康菊花了,也就沒法鎖定聶樹斌作案時間了。
        這一系列調查,都發生在聶樹斌9月27日有罪供述之后,而供述的作案時間正是下午5點多鐘。這究竟是客觀事實的必然表現,還是另有蹊蹺?假如這些證人的調查時間不是聶樹斌有罪供述之后,而是之前,我們便無法“吹毛求疵”了。然而......
        4、關于作案手法問題。
        這個問題在上面已經解決了。受害人身體胸部有傷已是鐵的事實。而且傷的很嚴重。導致數根肋骨斷裂,以致高度腐敗后脫落塌陷。公安機關尸檢報告并沒有對胸部檢驗,8月11日尸檢,就是不出報告,嫌疑人9月23日歸案后有了供述便按圖索驥,肆意編造。10月10日才編出尸檢報告。當然,我寧愿相信是粗心大意。但無論粗心大意還是按圖索驥,都是不能原諒的。因為您的錯誤或過失畢竟把一個無辜的年輕生命斷送!沒有這個荒謬的漏洞百出的尸檢報告。司法機關天大的膽也不會殺人。
        值得提出的是,踩踏胸部導致肋骨骨折并非必然。但現在清清楚楚看到了骨折的存在了,那么王書金的強奸殺人,便是必然的了。
        以上是河北高院判決的所謂“4個不符”的真相,相信大家已經非常清楚了。
        (二)誰告訴了王書金那么多聶案的秘密。
        1、誰告訴了王書金聶案的殺人現場和拋衣物現場?
        首先,王書金是2005年1月在河南被捕,在河南省滎陽市公安派出所,在偵查人員不了解案情的情況下,主動交代了石家莊玉米地強奸殺人案。
        其次,多位不了解石家莊“811”案現場的王書金案辦案警官任貴川、李孟奎等,證實在王書金的引領下,準確指認了石家莊玉米地殺人現場和附近的衣物拋棄現場。這和聶樹斌當年指認現場有本質區別,您懂的。是誰告訴了王書金的聶案現場?
        2、是誰告訴了王書金現場有一串鑰匙?
        1、現場勘驗尸體旁邊確有一鑰匙串。
        2、聶樹斌從未供述現場的鑰匙串。
        (偵查卷113頁)
        3、王書金歸案后一直供述現場有一鑰匙串。
        4、這一鑰匙串隱于玉米地草叢中。連現場人員都很難發現,即使周圍有外人圍觀,也不可能發現。
        5、河北高院復查卷三:偵查人員杜同福、陳勇證實,1994年“811”案勘驗和尸檢“中心現場絕對沒有外人”。
        6、王書金的多位工友證實,王及工友們1994年8月期間,沒有人到“811”案尸檢和勘驗現場圍觀。
        該串鑰匙的存在,足以解決所有問題,只要不是故意曲解、別有用心。結論是唯一的:王書金系真兇。
        河北高院判決書生拉硬扯列舉了“四個不符”,唯獨不提現場有一串鑰匙。因為該串鑰匙是一劍封喉的關鍵證據。這串鑰匙聶樹斌不知道,因為他沒到過現場。而王書金知道。其它不必再說了,我尊重在座所有人的智商。
        河北高院判決書強調石家莊玉米地是“開放的現場”,似乎王書金可能到過現場,便無所不知。有證據嗎?沒有證據判決書咋會信口開河?石家莊西郊玉米地的現場是向所有人開放的,難道大家都是罪犯?玉米地的現場再開放,圍觀者也不可能靠近中心現場。石家莊玉米地的現場再開放,外圍的圍觀者也無法看到草叢里的一串鑰匙。
        3、誰告訴王書金1994年8月7日石家莊下了暴雨?
        在王書金的供述中,曾提到作案后的一兩天,石家莊下了一場大雨。查一查河北省的氣象部門的氣象資料,果然如此!如果王書金不是真兇,這個氣象信息誰告訴他的?他憑什么要記住這個日子。一個沒有特定經歷的人,會在十年后還記得十年前這場和自己毫無關系的暴雨嗎?(氣象資料見上)
        以上事實和證據,誰是真兇,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