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跟師李可老中醫學醫心得:

           信息來源:時間:2020-04-06 01:25:35
          廣東省中醫院 雒曉東
        體會一:六經賅萬病之理
        傷寒論》六經體系是疾病共性規律的概括,以六經生理為基礎,闡釋其病理變化,不單是外感,實可以統萬病。
        《金匱》則以疾病的特殊性即該病的個性特點來研究辨治疾病。
        二者雖均屬辨證論治范疇,或均以辨證論治精神來論治疾病,但明傷寒六經之理,可達萬病皆通之境界,可以內通于六經(臟腑經絡氣化),外應于六氣,萬病皆在掌握之中,而可以一禺三反之。而金匱則重在一病一理,明于此而難例于彼,停留在經驗之水平。
        故愿大家以傷寒六經為經(核心),以雜病論治為緯,融會貫通,成一家之體。
        體會二:論辨陰陽之綱領
        一、辨五臟之陽虧陽衰要點
        腎 ―――畏寒肢冷
        脾 ―――食少便溏
        肝 ―――疲乏倦怠
        肺 ―――氣短聲低
        心 ―――心慌面白
        二、辨陰陽之總體要點(舌脈神氣聲色便)
        陽 陰
        舌 舌紅苔黃干燥 舌淡苔白滑潤
        脈 脈大有力 脈弱無力
        神 有 無(但欲寐))
        氣 亢奮 疲乏
        聲 高亢 低弱
        色 紅赤 青白
        二便 尿赤便干 便溏尿清
        三、坎離卦解
        離卦寓心,真陰寓于中
        坎卦寓腎,元陽潛于內
        二者互為其根
        人體合而觀之,一陰一陽而已;更以陰陽凝聚而觀之,一團元氣而已。
        無極――太極――兩儀――四象――八卦
        體會三:鄭氏理法特點
        一、理論上:
        沿襲內經傷寒之學術思想,
        特重陽氣――元陽、真氣。
        氣化六經――乃傷寒一部之真機!
        二、診斷辨證上:
        首辨陰陽!
        重辨六經!
        萬病總在陰陽之中!
        三、論治上:
        “但扶真陽,內外二邪皆能治”
        “陽者陰之根也,陽氣充足,則陰氣全消,百病不作”
        治療上但求回陽,扶陽,救陽…
        四、用藥上:
        承襲仲景六經用藥特點,
        簡方重劑,大辛大熱,
        四逆、理中類,重用附、姜、桂,
        遵六經以治萬病,絕不拘于傷寒。
        體會四:傷寒論――立法垂方之作
        氣化二字,乃傷寒書一部之真機!
        傷寒者,邪傷太陽寒水之經也,非獨為風寒所傷立論,邪犯太陽寒水之界,諸邪皆寒也,故太陽賅風寒暑濕燥火六氣,皆有惡寒也;表陽被郁,太陽不開也。故有一分惡寒,即有一分表證。邪犯太陽,與太陽寒水合化,寒水者,太陽之本也,客多從主,故諸邪皆寒也。
        治之以開腠疏表,因勢利導之,以從太陽之開,麻桂峻劑為首選;體弱、氣虛、年老諸輩,宜助少陰之陽,少陰者,太陽陽氣之根源也,故麻、附、辛為常用之劑,六經一體也,六氣一氣也!
        老父有不助小兒之理乎?
        桑菊銀翹諸方,輕淺傷風之劑也。
        和營衛,疏表寒之力不足矣。乃上竅不利之劑,太陽重證不可與也。即濕熱之邪重傷太陽,亦必麻桂荊防與麻附辛之類也。
        “今人只知冬月為傷寒,不知一年三百六十日,日日皆有傷寒,只要見得是太陽經證的面目,即是傷寒也。”
        體會五:三陰論
        少陰是三陰的基礎,為坎中一點真陽之所在。也是一身之根基。故三陰陽虧,皆可補少陰;三陰陽衰,終要累及少陰。三陰濁陰寒凝久伏不化者,皆可加用四逆輩。另三陰為三陽之根,三陽不解者,久則入三陰,三陽不振者,即可助三陰之陽,附姜桂是也。
        六氣之體,六經之體也。太陽氣虛,麻附細可也。即可治太少兩感證,又可治表虛證。太陰陽虧,理中加四逆,即附子理中可也。厥陰烏梅丸是主方正治,附姜桂俱全也??稍龉鹬沃?,厥陰經證,血分寒凝,當歸四逆加吳萸、生姜、附子湯可也。
        體會六:治陽氣陰血
        仲 景之論,陽氣陰血不分也。陽即是氣,血即是陰。附子大辛大熱,少陰之陽藥?;仃?、救陽、扶陽不可缺也,缺則不力。干姜辛熱,太陰之陽藥,也回陽助陽,從后 天以滋先天也。故四逆輩從先后兩天著眼,互為資助,以炙甘草和諧之。故能起重疾沉疴,為回陽救逆之正局。白通、通脈、加豬膽汁皆變局也。然回陽救逆,起重 疾沉疴,非重劑不可,熟附子100-200g/日,干姜60g,炙甘草60g,以水3000ml煎至600ml,分溫再服。格陽者用通脈,戴陽者用白通, 格拒不能受藥者,以熱藥冷服或加入童便引之。
        陽欲散者,加來復湯斂之
        陰欲脫者,加人參以救之。
        昏迷竅閉者,加麝香以開之。
        最佳之劑,莫過于李可老之破格救心湯,挽垂絕之陽,救暴脫之陰,斂欲散之氣,仍欲重劑,可仿李老之劑重用法。
        少陰陽氣實一身陽氣之根,六經陽虛四逆皆可用之。不必待肢厥脈微矣。太陽陽虛麻附辛可也,重者合四逆湯用之。少陽陽明皆多熱證。但三陰陽虛,皆可用之。太陰陽虛,輕則理中、建中,重則合四逆輩。厥陰陽虛,也用四逆,觀烏梅丸可知也。
        體會七:三陽統于陽明,三陰統于太陰論
        三陽統于陽明,胃氣不衰,邪斷不能入三陰也,陽明為三陰之屏障。陽明統于腸胃,居中屬土,萬物所歸,無所復傳。為諸臟腑有形之邪外出之徑也。太陽蓄血,有 桃核承氣湯證,以陽明之府為出路也,少陽膽腑證,發熱而嘔,心下急,郁郁微煩,大柴胡湯或柴胡加芒硝湯證,皆以陽明為出路也。
        邪犯三陽,均要累及陽明,太陽有鼻鳴干嘔,少陽心煩喜嘔,嘔而發熱,故太陽以姜棗和胃止嘔,少陽以姜夏和胃止嘔,故服小柴胡湯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氣因和而解之。
        太 陰為后天之本,與陽明同為中氣,統“胃氣”,稟生之后,脾胃太陰之氣則為最重,先天之氣,非胃氣不能滋之,內經云有胃氣則生,無胃氣則死,傷寒也有除中死 證。李東垣因之而創脾胃論,但仍以仲景為最。大小建中湯為太陰之輕劑,理中人參湯則為太陰之中劑,理中合四逆的附子理中才堪稱建中之重劑。臨證宜時時固護 中氣,急危重證則宜回陽救陽,但四逆湯之干姜本也理中建中之劑??傊?,時時處處要顧護“胃氣”,陽明太陰為胃氣之本也。另外,陽明太陰屬于中焦,為坎離心 腎水火交通之要塞,宜通而不宜滯,宜溫而不宜寒,寒凝滯塞,水火不交,否結諸證生矣。
        體會八:南人陽氣更虧論
        北人南人孰之陽氣更虧乎?北方冰裂之地,冬長夏短,天地多寒而少暖,其人腠理密,陽氣虛于外而實于內。多熱飲熱食,助內在之陽氣,故北人陽氣不易虧也。
        南方天地所長養,天氣暑熱,其人腠理疏松多汗,陽隨汗泄。常飲涼茶冰水,少食辛辣,陽氣多傷而少助,故南人陽氣更虧也。
        因之,則南方更宜仲景之學,養生則宜時時處處顧護陽氣,治病則不忌大劑理中四逆,雖觀之稟賦較北人稍弱,但有故無殞則無殞也!至少姜附桂萸之用不應比北方少矣。
        體會九:師列書單
        奈跟師不能久也,遂向老師討教書單,師不易輕授,學生討矣。但不敢獨吞,遂公之與同道諸君共享。
        一、鄭氏三書――傷寒之學諸家莫于倫擬。
        二、陳修園醫書十三種――可師可法!
        三、黃元御醫學全書――重在四圣懸樞!
        四、趙獻可,醫貫――重先天命火!
        五、左季云1.傷寒論類方匯參2.雜病治療***
        六、朱丹溪,格致余論,反觀之,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七、醫宗金鑒
        學問之道,讀書為要!李老之學,60%淑于內經仲景,未列者因應知之列也。
        體會10:張仲景三陰本質
        陰陽水火,共居一體,不可分也,但有多少偏頗,有陰無陽,謂之死陰;有陽無陰,謂之孤陽。
        1.少陰是陽衰,三陰之極,最終均要累及少陰,故四逆湯,三陰皆可用也,治之回陽、助陽、救陽。
        2.太陰是中焦寒濕,“太陰之上,濕氣治之”,胃氣之所在,后天之本也,五臟六腑皆所賴之以生,稟生之時,先天以生后天,稟生之后,先天皆賴后天以生。亦一身之所賴。故仲景時時處處顧護胃氣。補中、健中、溫中、理中,皆一理也,程度不同而已。
        3.厥陰病要在“陽散”,厥陰之上,風氣治之,風大則散也。疏泄太過之謂也,治之以斂之、鎮之、潛之、降之。 山萸、烏梅、五味以斂欲散之陽也,磁石、紫石英、龍牡、桂萸鎮之、潛之、降之也.
        體會11:體悟仲景時時顧護胃氣
        仲景稟《內經》“人以胃氣為本”之言,在六經用藥中處處皆能體現
        1.太陽――桂枝湯以姜棗和營衛。亦以姜棗和胃氣也,炙甘草和諸藥,亦和胃氣也。啜粥以滋胃氣,以助汗之源也。
        2.陽明――白虎湯以粳米同煎以和胃氣也。
        3.少陽――小柴胡湯之用姜棗參草皆助胃氣之劑。
        4. 太陰――建中、理中之助中焦,強脾胃之正局也,為萬世不易之法,后世諸家皆稟之。
        5. 少陰――炙草、干姜也溫中之劑也。
        6. 厥陰――烏梅丸蒸之以五斗米下,特顧胃氣也。
        體會12: 拾穗集
        1.吳氏回陽飲
        熟附子50-100-300 少陰之陽藥
        干姜30-60 太陰之陽藥,以輔之助之
        肉桂10-15 厥陰之陽藥,可以吳茱萸助之
        炙甘草10-15
        2. 砂仁、半夏――開中焦之痞氣 ,中焦乃天地氣交之所
        3.細辛――交表里陰陽之氣(太陽之表和少陰之里)
        麻附辛――主要是細辛的作用――交內外之陰陽/
        4.斂厥陰之氣――山萸、烏梅、五味子,氣血陰陽欲脫欲散者重用之。
        5.小青龍湯以五味子――顧護衛氣
        6.交心腎上下之水火――蔥白
        引心之真陰下交于腎
        啟少陰之陽上交于心
        7.淡豉――和胃而宣胸膈之郁,勿以輕而忽之。
        8.炙甘草(四逆湯中)―――伏少陰之火―――護火之神劑也!
        9.清震湯―――治暑濕頭重不解者。
        蒼術100 升麻60 荷葉30(后入)
        麻附辛+四逆湯+清震湯3`
        治頭重不解者。
        體會13:附子、理中、四逆可助六經之陽
        六經陽氣虧者,皆可加附子,皆可加四逆湯以助之,六經本是一經,六氣乃是一氣,皆人體坎中陽氣也。
        一、桂枝甘草湯治心陽虛心悸證,不愈者或較重者,可加炮附子,或四逆,或理中湯。桂枝甘草湯助心陽,四逆、附子、理中類可助之??膳c桂枝附子甘草湯、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互參。
        二、甘草干姜湯可治虛寒肺萎,可治多涎,可治少陰咽痛,甚者可加附子以助之,合而成四逆也。
        三、麻黃甘草湯可治水,開腠發汗,若陽虛者,可加附子,或麻附辛湯,或麻附草湯。
        四、附子甘草湯可治陽虛畏寒,甚者加干姜,以成四逆湯也。
        五、吳茱萸湯治厥陰臟寒犯胃證,若劇者,可加附子或加四逆或理中類以治之。
        ` 六、當歸四逆湯以治厥陰經證,不愈者加吳茱萸、附子、生姜以助之。若其人內有久寒者,宜當歸四逆湯加……。六經陽衰皆可加附子、理中、四逆,以上可證之。
        七、五苓散證若不愈者,可加四逆或加附子以助之,效佳。
        體會14:論梔子豉湯系列方
        1.梔子豉湯
        梔子―――清熱(郁熱)
        豆豉―――宣表
        合用清宣胸膈郁熱,除心煩―――從太陽而出也
        2.梔子枳實湯――傷寒差后勞復食復者
        胸膈郁熱――梔子
        痞滿食滯――枳實
        3.梔子干姜湯
        兼脾氣虛寒――便溏者――加干姜
        4.梔子厚樸湯
        心煩腹滿,臥起不安
        枳實――消痞(滯塞)
        厚樸――除滿(脹)
        體會15:三陽病機,重在經氣轉輸失常――失開、失樞、失闔
        1. 天之大寶唯此一丸紅日!
        人之大寶唯此一息真陽!
        2.人之一身,凡陽氣不到即是病。
        3.救治陽氣,治病之總則。
        4.三陽病機――重在開闔樞失用!
        1太陽――失開!故治療太陽經病重在開腠疏表
        ⑵少陽――失樞!故治療重在樞三焦之氣液,通暢上下內外,服小柴胡湯后,“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氣因和而解也”。
        ⑶陽明――失闔!――失于通降!三陽統于陽明,六府以通為順!六府皆借陽明為出路
        體會16:三陰病機
        第一個問題:重在本氣失化――濕盛!熱少!風大!
        ⑴少陰病機―――陽衰――熱少――四逆輩
        ⑵太陰病機―――陰寒――濕盛――理中類
        ⑶厥陰病機―――風大或風小――氣散或氣閉(疏泄太過或不及)
        經證―――當歸四逆湯;
        臟證―――烏梅丸加減。
        三陰乃陰盛之地,更以陽氣為用,但人之真陽乃一陽生于二陰之中,陽本不足,陰盛陽虧皆和朱丹溪相反。三陰病機重在本氣失化,少陰之上,熱氣治之,乃坎中一點真陽??碴柲嗣鹨?,為一身之生機所在,故少陰病機重在陽氣衰虛。
        第二個問題:1.少陰失樞。2.太陰失開。3.厥陰失闔(氣散)。
        U`7]KJ:?#i8Z2Mh^0v 陰 陽本為一體,陰中有陽,陽中存陰,從生理上看, “少陰之上,熱氣治之”,熱氣即元陽也。人之元陽,先天本已不足,后天則更虧易損。故人身之陽有虧而無滿。人身之病皆陽氣為病也,陽氣一處不在,則一處即 病,陽氣一處有虧,則一處陰凝,多寒濕并至也。故陽氣乃人生之本。但陽氣易溫不宜補,溫則陽氣通達,補則陽氣凝滯。人之一身陽氣本為一體,乃一氣流行也。 少陰病則陽衰陽虧,太陰病則濕阻飲停,厥陰病則風氣不治,多散漫也,故可以烏梅、山萸、五味收之.
        李老破格救心湯乃三陰并治之劑,附子以救少陰之陽,干姜以救太陰之陽,除太陰之濕,亦陽盛而濕化也;山茱萸、龍牡等以斂厥陰欲散之氣。
        厥陰主要是風氣失治,疏泄失常。風大氣散――來復湯。風小氣郁――四逆散。
        三陰病機,總括概之,也可以曰:
        陽衰――少陰病機是熱少
        寒濕――太陰主要是濕盛
        寒凝――厥陰主要是風大或氣厥
        此皆以本氣病為主。
        六 氣本為一氣,六經本為一體。乃真陽氤氳其間,子時發于少陰,出于三陽,故少陰陽旺則一身陽氣皆旺,少陰為一身陽氣之樞也。三陰陽氣皆以賴之,但少陰陽氣欲 賴太陰陽明之胃氣以滋之,欲賴厥陰風氣以疏之,少陰陽衰則六經陽衰,皆可用附子以助之。厥陰風氣不疏則陽氣滯塞,血脈不行,在經則陰寒凝滯。當歸四逆湯之 類證發也。
        三陰之寒凝皆賴厥陰以疏之。臟寒凝滯則賴通脈四逆加吳茱萸、桂心以溫之。少陰厥陰同病,陽衰欲散。則一身之氣血陰陽皆欲亡。故賴厥陰以收之。在大劑四逆湯基礎上,加用烏梅、山茱萸之類
        來復湯乃收厥陰之峻劑也。收厥陰者乃收厥陰之風,使陽氣不得散也。疏厥陰乃疏陽氣之滯,故陽氣不凝也。
        太陰乃陽氣之助,先天之陽氣,非胃氣不能滋之。故四逆湯干姜之溫中。太陰少陰合病則四逆、理中合用,附子理中是也。三陰本為一體,三陰合病,則四逆、理中、桂萸同用。四逆,救其陽也,理中救其中也,桂萸治其風也,非重劑救陽不可。
        熟附片30-100-200
        干姜30-60-120/
        炙甘草30-60-120;
        桂心或油桂3-10-20
        回陽之劑
        重在挽垂絕之陽!
        其液欲脫者 ,加人參以救暴脫之陰!
        陽氣欲散者,加山萸、烏梅、三石以斂欲散之氣
        體會17:歸來兮,中醫之魂!
        近日,師李可老近半月,感悟彼多,激情奔涌,思復仲景之道
        仲景為醫圣!
        傷寒論乃中醫之魂!
        感目今之狀,中醫無魂,故作文以挽之。
        第一、要回歸仲景之六經辨證,六經乃仲景之魂也。仲景之理法也。
        第二、要回歸仲景之藥量,非仲景之藥量,難起重疾沉疴也。
        仲景之方藥理法,中醫之瑰寶也。六經內通于五臟,外應于六氣,是站在天地人這一層面上的中醫整體觀的具體體現。六經本于陰陽,根于太極,實天地氤氳之一氣所化。無極――太極(太極圖乃陰陽之模型)――陰陽――四象――八卦。
        明六經才得知天地氣化之理!
        明六經才得以仲景方藥之用!
        六經是中醫的時空宇宙,六經是中醫的相對論。
        仲景是中醫之圣,六經乃中醫之魂,不可不知也。不通六經氣化,仲景之方成經驗之方,乃是“死方”。不明六經氣化,仲景之藥乃是對癥之藥,乃是“死藥”。六經氣化乃傷寒論一書之靈魂!
        同道諸君,不可不知也。
        幾多中醫已成西醫,幾多中藥已成西藥,同道諸君可鑒矣。此中醫之悲哀,亦仲景之悲哀
        不通六經氣化,不可以用仲景方。不通六經氣化,不可用李可方。無有駕照,不得駕車
        六經氣化,乃天地之氣化,客主加臨,司天在泉...
        六經氣化,乃標本中氣及其從化,開闔樞及六經氣血多少、陰陽盛微之理。
        挽兮,中醫之魂!
        歸兮,中醫之魂!
        挽之之道――
        朝有讀經之聲!
        晝有據經之診!
        夕有歧黃之辨!
        于茲,朝夕勵練,幾番春風夏雨,大中醫之氛圍可創矣!“中醫學術站在前沿可望矣!”
        體會18:大疾沉疴,師法仲景原因
        一、仲景之方乃千錘百煉之“經方”,指征明確,療效卓著,淵源悠遠。多經千錘百煉而成。
        二、仲景之方,多為小方重劑,小方則減少相互牽掣,重劑則療效卓著。中醫之藥,量效關系肯定,多呈正相關也。麻黃少則4兩,多則六兩,大黃少則2-4兩,多則六兩。
        三、仲景之方,多用藥峻烈,青龍白虎、承氣玄武、四逆理中、麻桂辛夏,大多用藥皆威猛如虎,用之得當,效如桴鼓。硝黃巴豆,麻桂姜附之效,路人皆知。
        石膏用至一斤,吳茱萸、半夏用至兩升,細辛常用3兩,烏頭多則五枚,柴胡用到半斤,生地用到一斤。酸棗仁用2升,今確切考之,東漢一兩乃今之13.92g,一升約合200ml,目今用量上少有望仲景之項背者,經方之效差乃經方之量差矣,回歸仲景,時不我待!
        體會19:論仲景華佗之學
        分證體系 張仲景六經 華佗五臟
        總綱 先分陰陽,總體把握 先分五臟,分列把握
        要目 舌脈神氣聲色便 心肝脾肺腎
        論理 以六經六氣,標本開闔 以五行生克,分別羅列
        特點 從整體上把握更易抓住要害。五藏分別羅列,容易導致迷惑。
        理念 陰陽一體,重視陽氣。
        治療方法:
        重在調節開闔樞,標本從化,據于理而明于法 五臟補瀉,補氣血陰陽,治本臟或隔治之。
        總的原則:
        1.調開闔樞;2.補陽;3.除濕;4.疏泄(風氣治之) 1.補某一臟腑的氣血陰陽;2.瀉其邪氣
        二者均以人體生理為基礎來治療疾病, 但張失要在調六經,張氏更具整體性, 華氏主要在調五臟,華氏局限性較大。
        方藥特點:
        太陽:麻桂;陽明白虎承氣;少陽大小柴胡;太陰理中;少陰四逆;厥陰烏梅吳茱萸。 瀉心湯、補心湯、溫脾湯、補肝湯。
        體會20:靈樞經脈篇有感
        是動――臟腑之證――本經自?。òū窘浥K腑)
        所生――經絡之病――他經傳來(包括他經諸證)
        五臟氣絕證:
        手太陰氣絕――則皮毛焦,太陰者行氣溫于皮毛者也。
        手少陰氣絕――則脈不通-(少陰不振)
        足太陰氣絕――則脈不榮肌肉
        足少陰氣絕――則骨枯―
        足厥陰氣絕――則筋絕,筋急引舌于卵
        六府主所生?。?div style="height:15px;">
        手陽明大腸―――主津液之所生病
        手太陽小腸―――主液之所生病
        手少陽三焦―――主氣之所生病
        足太陽膀胱―――主筋之所生病
        足少陽膽經―――主骨之所生病
        足陽明胃經―――主血之所生病
        體會21:人迎寸口辨
        1. 左為人迎,以候外感
        右為寸口,以候內傷
        2. 氣口
        五臟屬陰,以寸口候五臟陽氣盛衰,寸口盛則陽氣盛,寸口衰則陽氣衰,與人迎相比較,三陰經病,主候寸口。
        人迎 = 寸口
        手太陰肺 < 3 盛
        手少陰心 < 2 盛
        > 虛
        足太陰脾 <
        > 虛
        足少陰腎 <
        足厥陰肝 <
        手厥陰心包 < 1
        3.人迎
        六腑屬陽,以人迎候六腑強弱。人迎盛則陽氣盛,人迎衰則陽氣衰,或三陽經病,主要候人迎。
        陽經 人迎 寸口
        足太陽膀胱 2 > 盛
        < 衰
        手太陽小腸 2 > 盛
        < 衰)
        足陽明胃 3 > 盛
        < 衰.
        手陽明大腸 3 > 盛
        < 衰
        足少陽膽 1 > 盛
        < 衰
        手少陽三焦 1 > 盛
        < 衰!
        三陽之樞機:
        1.開折――則肉節瀆而暴病起矣。
        2.闔折--則氣無所止息而萎疾起矣。
        3.樞折--則骨搖而不安于地也
        三陰之樞機:
        1.開折--則倉廩無所輸而膈洞。
        2.闔折--則氣絕而喜悲。
        3.樞折--則脈有所結而不通。
        可以明確,仲景六經,十二經,或仲景所說的經脈,已臟腑而活也,已或仲景或可疏也
        體會22:六經之終,十二經之所終也
        1.太陽之脈,其終也,戴眼,、反折、瘛疭,其色白,魄汗乃出,出則死矣。
        2.少陽終者,耳聾,百節皆縱。
        3.陽明終者,口目動作,善驚妄言,色黃,其上下經盛,不仁則終矣。
        4.少陰終者,面黑,齒長而垢,腹脹閉,上下不通而終也。
        5.太陰終者,腹脹閉不得息,善噫,嘔則逆...
        6.厥陰終者,中熱咽干,善尿心煩,甚則舌卷卵上縮而終也。
        歷代以來,重視五行遠勝過重視六經,中醫界以五臟五行獨攬天下!仲景方藥仍用而六經之道已晦矣!仲景之道晦,乃舍本逐末,是廢理而存方。廢理而藥,仲景之悲,中醫之悲也。
        回歸仲景,回歸六經!
        體會23:人身一小宇宙
        人類是先認識外界然后才認識自身的,而且認識自身的難度更大,人們為了生存,首先要生產和生活,就應該順應自然的氣候變化,寒暑風雨是我們始祖最早認識的對象,陰陽、五行,把這些認識的思想方法拿來認識人體。
        取類比像的方法
        自然界有陰陽――人體亦有陰陽
        自然界六氣―――人體亦有六氣(六經)
        自然界五行―――人體亦有五行(五臟)
        六氣六經―――張仲景―――傷寒論
        五臟五行―――華佗―――中藏經
        體會體會24:談辨證論治之難
        中醫治病,有兩難之境
        辨證,一難也,辨證難在何處?
        1.是陰證還是陽證?可以從辨證大要來考察――舌脈神氣聲色便也。
        2.真證還是假證?縱觀20余年之經歷,臨床假癥頗多,水極似火,陰極似陽,處處可見假證!陽虛可見面赤如妝,可見咽部化膿,可見舌紅無苔,可見脈數、脈實,可見便結尿赤,甚者可見高熱不退。皆假象也,不識假像,藥必增病,辨假之難,難于上青天
        前提:
        1.人身一切,陽氣一處不到便是病。
        2.陽虛者十之***,陰虛者百無一見。
        3.寒濕證十之***。
        二、論治,二難也
        西醫重在診斷,診斷一旦明確,即可據可查之現成治療方案,中醫違矣,即使辨證明確,遣方用藥仍難矣。
        同是氣血虧,是用八珍還是歸脾?
        同是陽衰,是用四逆還是通脈?
        同是四逆,是用仲景原方還是后世法?
        用量之差,天淵之別也,療效之差,亦天淵也。即使是同一病證,即使是同一個人,同一時刻,不同的醫生,即或是高明之醫,方藥肯定也大不同也。千人千方,萬人萬方,一人一方!后學諸君,有何可師可法論治之難,難于上青天
        醫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體會25:論三焦之陽
        三焦者,人體一身之膜膈也,主通行三氣(元氣、谷氣、清氣),乃氣化之樞紐,乃人身最關要之大腑也。
        '三焦之陽,上焦以心肺統之,中焦以脾胃統之,下焦以肝腎統之。雖言三焦,其實一焦而已。其氣化相呼應。上焦陽衰,心肺之陽衰也。不能統攝在上之津液也,故 清涕不止,咳嗽不休可治之。姜桂加麻附辛可也。中焦陽虛,脾胃之陽衰也。中焦者上下陽氣交通之樞紐也。中焦陽衰則寒濕水飲痞膈之證作矣。上之真陰不能下 降,下之命火不能上交于心。陰陽不交,心腎不交也。故鄭氏理中湯最佳。理中溫中焦之陽,法夏去其濕濁水飲,西砂辛香宣通中焦之滯塞也。下焦之陽衰,乃真火 不足也。不能統下焦之關竅精血,遺尿、滑精、帶下、二便不禁,諸癥作矣。 四逆湯類回陽救逆可也。
         三焦乃是一焦,三陰乃是一陰。六氣乃是一氣,其陽衰甚則皆可于先后兩天著眼,以四逆、理中、回陽以救之、助之、挽之。沒有天地一統的思想,不可以為醫也。
        體會26:六經用藥之理
        內經、仲景皆首重陽氣,陽氣者元氣也,真氣也,生氣也。六經本為一經,六氣本為一氣,三焦本為一焦,皆坎中真陽流行其間也。
        陽 氣為一身之本,只求陽氣充裕流暢,則萬病不生,故四逆、理中、桂萸為常備之藥。三陰病多陽氣衰,皆以少陰陽氣為其根本,故三陰病多合病,并病,故三陰陽藥 多合而用之,回陽飲(附子、干姜、肉桂、炙甘草)為三陰并治萬全之劑。但太陰之上,濕氣治之,故太陰要兼治其濕,苓夏為常用之品。厥陰之上,風氣治之。多 寒凝、血氣凝或陽氣凝滯或陽氣散亂??梢援敋w四逆或烏梅丸,來復湯之類增損以治之。
        三陽經病多以開闔樞之經氣轉輸失常為主,故治以疏表開腠,清涼 開泄為主,太陽重在疏表以開之,少陽則重在轉輸三焦之氣液,陽明以清下為主,以助其闔。麻桂柴芩、白虎承氣為其正局。三陽在經之邪,必以太陽為出路,故三 陽經證皆要疏表,三陽腑證必以陽明為出路。故太陽有桃核抵擋,少陽有大黃芒硝。正局乃陽明三承氣也。
        六經本為一體,乃一氣流行其間。六經之陽衰,四逆類皆可加減用之。如太陽之桂枝加附子湯,太少兩感之麻附細辛湯,即使胃寒、膽寒、三焦之寒證,皆可加減用之。三陰重證,無論何經,吳氏回陽飲均為正劑,以奠其基。
        總之,陽氣為一身之本,無論何處,無論何病皆陽氣之病,六經無論何經,五臟無論何臟,皆要調其陽氣,治其陽氣。陽氣旺則人旺,陽氣衰則人衰,陽氣亡則人亡。陽氣旺則陰寒不凝,水飲不生,血氣流通萬病不生!
        體會27:萬病皆要首分陰陽
        經云,治病必求于本,本于陰陽,陰陽不惑,治之不至于大錯也。傷寒以陰陽統六經,萬世之法備矣。與陰陽相比,五行乃末節也。
        治病先明陰陽綱領,以六經為緯,分清三陰三陽,在臟在腑,陰陽之氣何盛何衰。經氣開闔樞轉何乖,標本中之三氣何化何從,循經,過經,合病,并病,越經,兩感何如,黎清陰陽之綱,尋出六經之結,得病之真情,乃敢問治。
        治氣者,循六經之***而治,三陽經重在順其開闔樞轉之情,因勢而利導之,重在除邪。三陰者務要察清標本之變,中氣之化,合病并病。少陰之上,熱氣治之, 熱氣乃少陰坎中真陽也。故少陰以陽衰為正局,少陰之陽即一身之陽,故三陰陽衰,皆及少陰,少陰陽衰,即一身之陽衰矣!故太陽有麻、附、細,有桂加附,以少 陰助太陽也。太陰有四逆輩,厥陰烏梅丸有附姜椒桂,以四逆助三陰也。治病必以六經之正局為綱,以六經之宗法為變,仲景之心明矣。
        不可習用經方,隨意增減,不循六經之理,昧于仲景之心,不記經方比例劑量,醫之道危矣!
        體會28:運用經方的三個境界
        一、方癥相應境界――我誦六經
        謹記仲景條文,方癥相符者用之,不通六經,不問理法,以癥候群與方藥相應,以常規劑量,隨意用之,不行加減或隨癥加減,此第一境界。是應用仲景經方的最低境界,也是應用仲景經方的最起碼境界,此境界不能達到,則屬于境界之外,不可以運用經方,慎之?。ㄈ毡救司辰?。)
        一、六經方證相應境界
        明 六經之布局,通六經之理法,以六經開闔樞、標本中氣、陰陽盛微之理而用方,辨證無乖六經之理,用藥謹守煎服、消息、禁忌之法,明藥性藥毒,知服藥幾劑可以 相應,無違于大毒、常毒、小毒、無毒、食養之道。知麻桂之表實表虛,明少陰之格陽戴陽,可通少陽少陰二樞,厥陰陽明從中之化,知六經乃一氣貫之,真陽乃立 命之本。
        二、神游于六經之外
        通天地之變,察古今之化,與六經氣化相應,乃天地人,時空宇,與仲景六經――神游之境,神游則無方!無定法, 無定方。精通中國文化,融儒道佛于一體,其大無外,但循天地之理,無代化!無伐時!以天地之子自居。其小無內,明六經氣化之理,洞晰解剖生理,細胞基因之 學。神游于仲景六經之外,可創新法,可立新方,劑量方藥應時應人應地而變。知醫易之同源。知易乃盡天地之理,醫者以意合陰陽消長之機。
        體會29:大疾沉疴,陽衰已回,調養善后
        第一步:大疾沉疴,陽衰欲脫,服四逆類回陽之后,脈漸緩和,必須改用附子理中湯以陰中求陽,先后天并治,元氣元精并補。
        第二步:病勢已穩定,陰寒之邪大勢已去,以扶正化瘀為主。以培元固本散加減。
        在五味培元固本散基礎上加減,
        有肝風,有痛,有凝結積聚之癥加止痙散
        有肺腎兩虛,喘咳欲脫加蛤蚧、沉香。
        有頑疾死血,攻之不去者,加甲麝、水土。
        第三步:大病初愈,陽氣未固,養生三忌。
        1、絕對杜絕房事,以護坎中真陽。
        2、心情愉悅,以使氣機調暢。
        3、杜絕生冷粘膩,以防損傷陽氣。
        4、慎起居,順四時以養生氣。
        5、大疾沉疴,不遵戒者不治?。?!
        體會30:中醫立法,切矣!
        仲景為醫圣,仲景之理法方藥歷千年而不衰,但仲景方藥之量晦矣!目前國內仲景方藥之劑大多在原方用量的1/3---1/5,甚至1/10,即使辨證用方精 確,望之效亦難矣?;蛉粺o效,或1/3---1/5,甚至1/10之效。故經方之道晦矣。仲景之名侮矣??慈缃裰畤宜幍?,各種教材,大家之作,其仲景 之用量也不過如此。有回歸仲景之量者,如李可,如吳佩衡,如盧崇漢等,其效著矣!但峻毒之藥近十倍于藥典之劑量,豈非法之徒乎!仲景如若在世,亦非法之徒 乎!醫圣已是罪人,吾輩何敢望其前途!
        衰矣!目今中醫執業環境之慘淡。
        仲景仍是醫圣,仲景之量明矣。
        起大疾沉疴,仲景之方甚效!
        不以仲景之量為法,其方藥之效難矣。
        以藥典之量為法,仲圣已是罪人
        故吾儕乃罪人之徒孫乎?
        回歸仲景之量,仲景才可洗雪!
        回歸仲景之量,才可免囹圄之憂!
        體會31:治病之法要在四辨四定
        一、四辨:
        1、辨?。和飧?、內傷
        2、辨證:首辨虛實
        正氣虛――五臟六府、氣血陰陽
        邪氣實――寒暑燥濕風火
        3、辨癥:嘔吐、呃逆、頭痛、咳嗽
        4、辨因:內、外、不內外
        二、四定
        1、定位:臟腑經絡、五體九竅、四肢百骸
        2、定性:風寒暑濕燥火,痰飲瘀血積毒
        3、定向:六經、衛氣營血、三焦,順傳、逆傳、越經、直中、合病、并病
        4、定量:三陰三陽,氣血多少,陰陽盛微
        三、辨析系統(怎樣認識)
        總括――八綱、六因、六經
        外感――六經、衛氣營血、三焦.
        內傷――臟腑經絡、氣血津精液
        體會32:病機十九條的意義――創建了定性定位診斷模式
        一、定位――五臟、上下
        二、定性――風寒暑濕燥火
        三、特點――開列了定性定位診斷先河
        四、不足――定位定性分列,無有融合
        體會33:假象之癥,十之***
        凡病幾乎均有假象,或假于舌,或假于脈,或假于癥,或假于上,或假于下。凡假者眾,實吾儕之難料,辨假者,醫之難矣!初學者惑,即有識之醫,不惑者寡,或惑于一時,醫之難免,或惑于一世,害人者眾,“不死于病而死于醫者”即是此類。.
        惑于舌者,陽衰而見紅舌,剝舌、光舌,陽氣外泄也?;笥诿}者,氣虛而有盛候。但弦、但代、但毛、但鉤,無胃者也?;笥谏险?,面赤如妝,惑于外者,陽衰而身反熱也,格陽戴陽之類也
        世之俗醫,惑于假者多矣
        辨假之法,猶悟空有火眼金睛,授之要害,務請牢記:
        一、要在陰陽總綱上把握,勿在五行細節上糾纏。
        二、七綱上定陰陽:舌脈神氣聲色便。
        三、仍惑者,以小劑試之!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