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抗戰中唯一投降的黃埔將領,為何又連獲三枚勛章?

           信息來源:時間:2020-04-04 03:24:19
        1944年,在中國的湖南省衡陽市發生過中國軍隊和侵華日軍之間震驚世界的一戰,這是中國抗戰史上敵我雙方傷亡最多,中國軍隊正面交戰時間最長的城市攻防戰。國民革命軍陸軍第10軍在湖南衡陽以孤立無援的病憊之師抗擊近6倍于己的日軍,血戰了整整47天,這一仗的影響,震動了日本朝野,直接促使東條英機內閣為之下臺??v觀整個中國抗日史,這一仗持續之彌久、戰斗之慘烈、影響之深遠,中國戰場所有的城市防衛戰,似乎沒哪一仗可與堪比。
        衡陽城守將方先覺,國民黨軍第十軍中將軍長,1903年出生于今安徽省宿州市,畢業于黃浦軍校第三期,先后任國民黨軍排長、連長、營副、團副、團長、副師長、師長、代理軍長。衡陽之戰前任第十軍軍長。當時,軍委會對第十軍下達的作戰命令是堅守衡陽城10至15天。
        第一次總攻
        1944年6月23日拂曉,日軍笫68、116師團撲向衡陽,中國抗戰史上最悲壯、最慘烈衡陽大戰的序幕正式揭開。雙方激戰至6月27日,日軍在付出巨大傷亡后,攻占了衡陽外圍陣地,陣地上的中國守軍連伙夫在內,無一人逃跑、投降,全部戰死。
        6 月28日,日軍調上了預備隊,對衡陽發起了第一次總攻,在飛機、重炮的掩護下,日軍如潮水般一波一波發起沖鋒,并對中國守軍施放了毒氣。雙方展開激烈的攻防拉鋸戰,經5晝夜幾乎連續的搏殺,日軍停止了進攻,中國守軍挫敗了日軍的第一次總攻。日軍忙于補充兵力、彈藥,戰況稍緩。
        第二次總攻
        7月11日,得到了野炮四個大隊、迫擊炮二個大隊的增援的日軍攻城部隊開始了對衡陽的第二次總攻,慘烈的攻防戰又開始了。7月13日,中國守軍擊斃日軍 120聯隊聯隊長和爾大佐,經過連續9晝夜的血戰,日軍68、116師團以傷亡8000 人、陣亡聯隊長1名、大隊長6 名、幾乎所有的中隊長的代價,只攻占了衡陽防線的一線陣地,日軍的第二次總攻又遭慘敗。中國守軍也傷亡4000余人,失守的陣地都打到最后一人。在日軍著手準備第三次總攻期間,城內外大小戰斗并未停止,軍委會在7月12日嚴令79軍、62軍火速增援衡陽,20日己打到衡陽郊外,不料日軍正好在此時停止對衡陽的總攻,轉而全力阻擊并反擊中國援軍,79軍、62軍被迫后撤。
        第三次總攻
        衡陽久攻不下,驚動了日本天皇和日軍大本營,在日本中國派遣軍嚴厲斥責下,橫山勇又調派了58師團、13師團二個主力師團,增援68、116師團。這時守城的中國第十軍的有生力量已經基本消耗殆盡,輕傷員、馬夫、伙夫統統上了火線。日軍合四個師團之力對衡陽進行了第三次總攻,最后的血戰到來了,第十軍傷員已過8000人。部下向軍長方先覺提出了突圍的建議,方拒絕了,說”我們突圍出去了,剩下這 8000傷兵怎么辦,你們忍心丟下他們讓日本鬼子屠殺,死,我們死在一塊,要自殺,我先動手”。衡陽中國守軍第十軍與下屬各部的通訊聯絡電話線都被日軍飛機、重炮炸斷,已無法組織有效的抵抗,各部處于各自為戰狀態,衡陽的陷落己是時間問題了。方先覺向軍委會發出了“……來生再見” 的最后一電,然后拔槍自戕,一旁的副官眼明手快,將手槍擊落,槍響未擊中。這時,第三師師長周慶祥進來報告說:“軍長,我已以你名義下令掛白旗了”方先覺對援軍遲遲不到,讓第十軍孤軍血戰,已心存不滿,經反復考慮說”那只有這樣了,不是我們對不起國家,是國家對不起我們。不是我們不要國家,是國家不要我們?!泵鼌⒅\長起草了投降條件:1.保證官兵生命安全;2.收容治療傷兵,鄭重埋葬陣亡官兵;3.第十軍保留建制,不出衡陽,就地駐防。
        當晚,方先覺與日軍68師團長堤三樹男正式談判,日方向第十軍的頑強戰斗意志表示敬意,并完全同意所有的條件。歷時47天的衡陽之戰落下了帷幕。
        軍委會在再次嚴令62軍、79軍解衡陽之圍,并調派74軍、46軍增援。79軍攻占杉橋,與衡陽已近在咫尺,但此時,衡陽己陷落,解圍失利。造化弄人啊!方先覺要是能再支持一天,或者援軍再快一天,衡陽之戰就是另外一個結局了。
        第十軍共13000余人放下了武器,其中約9000人是傷員。日軍五個師團傷亡人數,據日軍第一次統計是1.9萬人,第二次統計又增加到了2.9萬人,而日本一軍官又說是3.9萬人,中國估計是3.9萬到7萬人之間。
        衡陽戰事結束后,日軍感佩第十軍的忠勇,果然信守約定,沒有像其他地方那樣因泄憤而屠殺投降的官兵和傷員。并將第十軍改為”先和軍”,仍以方為軍長,各級軍官也都是舊部。之后,第十軍主要將領陸續逃脫。方先覺在軍統特工的安排下,逃回重慶。
        軍事委為了嘉獎方先覺的貢獻,于1945年2月19日授予其青天白日勛章,使其成為該勛章的第129位獲得者。
        抗戰勝利之后,軍委會又先后向其頒發了忠勤勛章(1945年10月10日)和勝利勛章(1946年5月5日),以表彰方在抗戰期間所作的貢獻。
        方先覺功虧一簣,未競全功,是悲劇人物,后人稱他是“惟欠一死”。以致晚節未保。方先覺將軍后來歷任國民黨第206師師長、第88軍軍長,但因投降日軍一事,始終沒有得到過重用,也始終沒有機會再與日寇作戰,一雪心中的恥辱。1949年方先覺將軍隨國民黨軍隊逃往臺灣,1968年退役,退役后衡陽投降日軍一事屢遭抨擊, 1983年在臺北去世。
        -------------------------------
        讀文誦史細數華夏九州事;說古論今暢談上下五千年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