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人類起源與中華民族的形成

           信息來源:時間:2020-03-28 17:31:38
          葉智彰
        一、靈長類動物與人類靈長類在分類學上稱為靈長目。這個目是生物中進化程度最高的一個目,它包括原猴類、猴類、猿類和人類,如果用分類學方法細分的話,可以分得非常詳細,計有?8個科167屬,其中已絕滅7個科99屬,現生者有11科62屬222個種。
        由于高度進化,人類擺脫了自然界的控制,反過來用自己的智慧去利用和改造自然界。故稱為智慧生物。因此在靈長類學研究中把靈長類區分為人類和靈長類動物,靈長類動物統稱為非人靈長類。靈長類學研究內容非常廣泛,現存種類統稱為現生靈長類,古代已絕滅的種類稱為古靈長類,又稱化石靈長類。研究人類本身的科學稱為人類學,研究猿人進化成現代人類的科學稱為古人類學。
        與人類遺傳距離最接近的靈長類動物就是猿類,猿類又稱類人猿。它包括屬于小型猿類的長臂猿和屬于大型猿類的猩猩、大猩猩和黑猩猩。黑猩猩與人的遺傳距離最近,2003年美國學者古德曼等人研究分析了負責構造蛋白質的那部分基因,在這部分關鍵基因組中,人類與黑猩猩有99.4%完全一樣。換句話說;使我們成為人的東西可能就藏在O.6%的基因組中。
        還有一個有趣的話題就是野人問題。近些年來,多處傳聞存在野人,尤其湖北省的神農架地區傳說更多,被描述成介于現代大型猿類與現代人類之間的高等靈長類動物。有人從良好的愿望出發,希望能從物種進化角度填補人類進化的空白。但這個問題很少有本專業的學者熱心關注。有幾位來訪的日本學者問我,到底神農架存在野人的可能性大還是不存在的可能性大。我的答復是不存在的可能性大,理由很簡單,作為高等靈長類動物,可以說毫無例外是社會’性動物,過著群體生活。據稱,傳聞中的野人一般是單個個體,如此少量的個體如確實存在,其物種是難免絕滅的。反過來說,今天幾乎到處都有人類的足跡,若存在野人群體,至今未被發現也是難以想象的。
        二、人類起源問題
        約在800萬年前,人類和黑猩猩從他們的共同祖先分離,一支發展為現今的黑猩猩,另一支經猿人階段發展成現代人類。在這段歷史長河中,黑猩猩的變化較小,而人類的進化則經歷了大的飛躍,從四足型靈長類進化成直立行走手足分工的兩足型靈長類,其大腦得到飛躍式的發展,成為地球上唯一的智慧生物。咸了控制和改變大自然的主人和地球上的萬物之主,發展成統治整個星球的物種。
        人類起源研究存在著“單一起源論”和“連續進化論”兩種論點。前者認為人類只起源于一個地區;后者認為非洲、歐洲、亞洲的猿人各自進化成現在的黑種人、白種人和黃種人??茖W家1974年在埃塞俄比亞發現一具保存完好的女性古猿骨骼,取名“露西”。她被單一起源論者認為是人類共同祖先,約生活在300多萬年前的東非。2002年,法國科學家米歇爾·布呂內在撒哈拉乍得的沙丘中發現一個距今600萬~700萬年的人種:撒哈拉乍得種。所以,在誰是最古老的原始人這個問題上還存在激烈的爭論。在判定古人類化石的年代上,古人類學家和遺傳學家存在很大的差異。后者根據只存在母性遺傳的線粒體DNA鹼基替換速率推算出“露西”生活在距今30多萬年而不是300多萬年。
        國際上現今較多學者尤其是遺傳學者支持單一起源論,認為約在13萬年前古人類走出非洲,沿海岸線經南亞和東南亞島鏈到達澳洲,然后沿原路線返回到現今的伊朗,分為兩支,一支向北遷移,形成高加索人種(白種),另一支沿海岸線東進,在我國南方廣東一帶登陸(約在6~1.8萬年前);另一說是約在同一時期同時經廣東和云南進入我國南方,在中華大地形成蒙古人種(黃種)。而留在非洲和到澳洲的人群形成了尼格羅一澳大利亞人種或稱尼格羅人種(黑種)。當時的海平面比現在低幾十米,島鏈之間有陸橋相連。據印度生物學家2005年的研究,印度安達曼一尼科巴群島上的兩個原始部落可能是至少5萬年前第一批從非洲向外遷移的人類的直接后裔。DNA研究表明,這兩個部落是“世界上最早人類的后裔,也是第一批走出非洲的現代人類”。這些部落的體貌特征與非洲人相似。由母系遺傳,存在于人類每個細胞之中的線粒體DNA可以一直上溯到生活在約15萬至20萬年前的同一位母系祖先身上。細胞和分子生物中心主任拉勒吉·格教授說,被研究的原始部落居民的DNA與那位母系祖先所謂非洲源頭的基因極其接近。因此他們很可能是5萬至7萬年前通過海路從非洲遷移到此,并從此就一直在安達曼群島過著“基因隔離”的生活。
        在人類起源問題上,較多的學者尤其是遺傳學家支持單一起源論。人類起源于非洲的依據,一是在非洲發現的古人類化石其生活年代最古遠;二是根據遺傳多樣性。不同人類群體的基因遺傳多樣性各不相同,科學家們發現,黑人比其他人類群體——白種人、黃種人等擁有更豐富的遺傳多樣性。也就是說,黑人的基因種類更多。比如由基因導致的血型差異,黑人中A、B、AB、O血型都普遍存在,但歐洲人中B血型非常少見?;蜓芯堪l現,黃種人、白種人的基因表現形式在黑人中都存在,反之,一些存在于黑人中的基因卻在其他人種身上沒有發現。據此,得出了黑人是現代人祖先的結論。比如,一個地區的人類有1O種基因,但并不是存在于每一個人的身上。因此,當一部分人遷移出去時,并不能帶走所有的基因種類,只能帶走幾種。當這些人繁衍生息,其后代只繼承了這一部分基因,遺傳多樣性自然就比祖先地區人類少了。
        對人類線粒體DNA的研究顯示,今天活在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可以把自己的祖先追溯到大約?5萬年以前生活在非洲的智人。當時,世界上還有兩種原始人:生活在歐洲的尼安德特人和生活在亞洲的直立人。但在智人從非洲遷移到其他地方以后不久,這兩個人種都消失了。多年來,科學家一直沒法解釋尼安德特人和直立人的消失。他們提出從戰爭到智人從非洲帶來的奇異病毒等各種理由。但這兩個人種滅絕的原因可能要復雜得多。
        三、中華民族的形成
        我國的人類學研究,人類學家一般持連續進化論觀點,而遺傳學家則持單一起源論觀點。但是,不論從體質人類學的研究結果,還是從分子遺傳學研究結果來看,蒙古人種(黃種)均可分為南北兩大類,即蒙古人種南方類群和蒙古人種北方類群。也就是說兩種不同論點的學者所得出的研究結果是相同的。在體質人類學研究方面,張振標等(1988)研究了現代中國人(包括漢族和少數民族)的體質特征。結果表明,現代中國人在體質人類學上表現出兩種類型:以長江為界,長江以北的居民屬北部類型,而長江以南的居民則表現為南部類型。用我國新石器時代顱骨聚類分析的結果也同樣表明,南北兩大類特征明顯。他據此指出,從人種起源角度看,現代中國人的這兩個體質類型形成的并存不是源于不同人種的混雜,而是來源于同一人種——黃種人。并指出,導致兩個體質類型形成的根源可以追溯至中國晚期智人。北部類型可能是以山頂洞人為代表的北部地區晚期智人發展而來,南部類型可能是以柳江人為代表的南部地區晚期智人發展而來的。林圣龍(1987)根據早期人類化石的形態序列和時間序列認為,中更新世早期的人類,從長江流域向北越過秦嶺山脈,逐漸擴散到黃河流域。他推測蒙古人種兩大亞類的形成可能有幾十萬年的歷史。
        分子遺傳學研究的結果也異曲同工地獲得了上述結論。趙桐茂等對現代中國人免疫球蛋白同種異型的分析(1987,1991),和運用人類白細胞抗原等頻率計算人群間的遺傳距離(1984),以及杜若甫等對中國人群間遺傳距離的研究(1983,1998)等結果都表明,大致以長江為界,中國人明顯地分為南北兩大類群。北方少數民族向北方漢族聚類,而南方少數民族向南方漢族聚類。也就是說,南北漢族之間和南北少數民族之間遺傳距離大,而北方漢族與北方少數民族之間和南方漢族與南方少數民族之間的遺傳距離小。藏族向北方類群聚類,是因為北方人群經青海向西藏擴散的結果。
        南北類群的形成是由于長江地理隔離所致。在古代南北人群因地理隔離缺少基因交換而形成了遺傳學上的差異。根據免疫球蛋白同種異型Gm因子在世界范圍的分布,人們認為北方類型的蒙古人種后來擴散到朝鮮和日本,一部分通過白令海峽進入美洲。所以北方類群包括中國北方人和東北亞各地居民如日本人、朝鮮人、蒙古人及俄羅斯亞洲部分的少數民族,此外還有美洲的印地安人等。而南方類型的蒙古人群向東南亞各地遷移,因此,南方類群包括中國南方人和東南亞各地居民如泰國人、印度尼西亞人和菲律賓人等。以前所謂的馬來人種(棕種),應屬蒙古人種(黃種)南方類群。根據最近美國學者喬迪·海伊對美洲蒙古人種DNA的研究,(2005),美洲的蒙古人群是在約1.2~1.4萬年前的冰河期穿過白令海峽到美洲的,當時約有70人到美洲,現在美洲的蒙古人群如印地安等都是這70人的后裔。而以前認為這批蒙古人群是在約2.5萬年前到美洲的。中國處于兩大蒙古人群的原居棲地,因此Gm單體型頻率分布呈現“混合狀態”。居住在我國西北地區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東鄉族和回族具有Gm3;5單體型,這提示這些民族混有高加索人種血緣,其中,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東鄉族的混合程度都大于25%。
        體質人類學研究和分子遺傳學研究結果均表明漢族不是一個同源的群體。居住在北方的少數民族和北方漢族在同一個集群,居住在南方的少數民族和南方漢族在同一個群體。這說明從種族關系上看,南方和北方漢族之間的差異,遠遠大于漢族和少數民族之間的差異。作為一個國家,北方和南方兩大類群雖然有較多的血緣交融和基因流動,但各自的體質人類學特征和分子遺傳學特征并未消失。
        在中國歷史上,中原漢人南遷,到中國的南方繁衍生息,形成了幾個大的民系,幾大方言區,如客家民系、廣府民系、河洛民系等。同是中原漢人,同是講北方方言,但到了南方不同地域以后,卻形成了現今不同的方言。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當地原住民所使用的語言?,F今南方漢族的幾大民系都稱自己的祖先是中原漢人,現在要討論的是在血緣上是北方中原漢人為主呢,還是南方原住民為主。這兩者之間雖然有較多的血緣交融或基因流動,但各自的人類學和遺傳學特征并未消失。大量這方面的研究表明,現在的中國南方人屬于蒙古人種南方類群,這只能認為遷到南方的北方中原漢人占少數,只是將當時較先進的中原漢文化帶到南方,同化了當時占多數的南方原住民。
        有趣的是,根據復旦大學文波等人的研究(2004)顯示:漢文化的擴散的確伴隨著大規模人口遷徙,但這場由北向南的人口遷徙中,占主導地位的是男性。研究人員測定和分析了來自南北28個地區有一定代表性的漢族人群的Y染色體非重組區和線粒體DNA,結果發現,南方漢族與北方漢族的Y染色體類型及頻率分布非常相近。母系方面,北方漢族與南方漢族的線粒體類型分布非常不同。這可以說形成了南北漢族“同父異母”現象。
        以上的研究結果可以理解為,古代較大規模的中原漢人南遷,多數為男性,遷到南方與南方女性通婚并繁衍生息,形成了南北漢族“同父異母”現象。有史料記載的這一個例子就是秦始皇派尉屠睢率50萬大軍駐嶺南。這支龐大的部隊大都是男性,他們在秦亡后沒有北返,繼續留在當地,這是大批漢人南下之始。漢武帝時,發大兵南下平定南越,然后在秦代南疆三郡的基礎上設置九郡。同樣,這批大兵也沒有北返。這樣的向南擴張屬于政治和軍事上的征服過程,其直接結果是漢文化的滲透和同化。后來,從漢末到東晉,受黃巾起義和永嘉之亂影響,大批中原漢人南遷。在中原漢人南遷的潮流中,最具代表性的當屬南北朝時,北方漢人為躲避戰亂而大量南遷。這次南遷對中國人口版圖的劃分具有重大意義。當時南遷人口的數目,據說占南方人口的六分之一,當時東晉的人口為540萬,以此計算,當時南遷人數至少有90萬,這些移民看來同樣男性占多數。最后一點推論就是,當時較流行的一夫多妻制進一步促進了南北漢族在遺傳特征上“同父異母”現象的形成。
        綜上所述,人類起源于非洲,現今世界上存在的黑種人、白種人和黃種人在動物分類學上屬于同一物種的3個不同亞種。中國人的祖先先在中國南方繁衍生息,后來擴展到北方。由于長江形成的地理隔離,南北人群在遺傳上缺乏基因交流,形成了具有不同遺傳特征的蒙古人種(黃種)南方類群和北方類群。歷史上雖然發生過較大規模的北方中原漢人南遷,但在遺傳上并沒有取代南方地區以前存在的人群。中原漢人南遷帶動了漢文化的擴散,將當時較先進的中原漢文化帶到南方,并將南方人群同化,使其成為漢族的一部分,但文化上的同化無法改變南方人身上的遺傳基因。所以,漢族只是文化上而非血緣上的完整群體,南北漢族在遺傳學上屬于具有不同遺傳特征的不同種族,由于文化相同而形成了同一的民族。(葉智彰,現任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任職)
        ——摘自2006年第1期《云南科技管理》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