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當前位置: 首頁--印象“年味”

        印象“年味”

           信息來源:時間:2020-03-31 18:32:39
          你記憶中最濃的“年味”是怎么樣的?
        是全家團圓的甜蜜,是準備年貨的著急,還是年夜飯聚集的香氣,亦或是爆竹煙花聲中的驚喜?
        那些藏于心靈深處的純真味道,總會令人一輩子難以忘懷,年底更是倍加想念。今天,新華食品傾聽不同年代出生的人講述他們心中的最濃“年味”故事,縱然他們或曾生活在那段物資單一的歲月里,但春節卻永遠賜予著一股特別濃郁的甜蜜。
        手寫的春聯、福貼,味道不一樣
        @孫秀蘭
        家鄉:北京
        年齡:78歲
        職業:退休教師
        在我兒時的記憶中,一進臘月,年味兒就濃了。尤其在小年那天,家家戶戶都要吃上糖果、瓜子來助興。
        為了迎接春節,母親得要蒸上好幾天的大白饅頭,炸了一堆我們喜愛的咯吱盒;父親則早已寫好春聯、福貼,只見紅彤彤的手寫春聯上了墻,整個家都煥然如新,喜氣洋洋。父親還會帶著全家一起祭祀灶王爺、門神爺、祖先,為家人祈福,圖個平平安安。
        那時候的春節習俗雖繁雜,但趣味橫生。如今隨著時代的進步,臘月里本該有的民俗卻漸漸消失,然而,無論時間如何流逝,社會如何變遷,中國人過年依舊圖個熱鬧、團圓和吉祥如意的心。
        如今,雖然很多人都選擇在酒店吃年夜飯,但四世同堂的我家還是覺得在家吃來得更有春節氛圍,尤其讓孩子們吃上我親手做的紅燒排骨、麻辣大蝦,再配上上幾道簡易的涼菜,他們吃地痛快,我看著也欣慰。
        老鼠嫁姑娘、糖粘菩薩嘴的年味風俗
        @汪德華
        家鄉:武漢
        年齡:68歲
        職業:離休干部
        我們南方人都稱臘月二十四為“小年”,傳說中這一天也是“老鼠嫁姑娘”的日子,以前的姑娘還要用紅綠紙剪成嫁衣壓在燈臺下,為老鼠送上一份厚禮。之后家家戶戶都開始置辦年貨,精心準備著大年三十的團年飯。
        我還記得那時候大人們會將插有紙花的飯碗放在神龕上,廚房也供上司命菩薩(俗稱灶王爺),并用糯米糖粘上菩薩的嘴,長輩說是讓菩薩吃多點甜食,自然說話也“甜”一點,避免他老人家到了天庭說壞話。
        最令人期待的團年飯于傍晚開始,一家老少三代圍坐在八仙桌,一般都會有圓子燒肉、烘魚臘肉、什錦菜、鮮魚湯等菜肴。為了圖個“年年有余”,魚只能看不能吃,兄弟姐妹們只能“虎視眈眈”地盯著。
        對兒時的我來說,過年能有新衣新鞋穿、有糖果點心吃就足以開心個一年。有意思的是,媽媽還會在衣服背后掛上小黃歷和一根大蒜來辟邪。我們兄弟姊妹們時穿上衣服高興極了,又唱又跳玩游戲,一直玩到通宵,滿心欣喜地等待初一早上那場熱鬧的放鞭炮。
        我們這輩人兒時的記憶就是盼過年、想過年,一年又一年……
        一頓全肉年夜飯全家需攢半個月
        @黃耕
        家鄉:北京
        年齡:54歲
        職業:黃記煌董事長
        年夜飯是中國人一年到頭最溫暖、最柔情的儀式。我的兒時是物質匱乏年代,東西都是憑票供應。一頓年夜飯可能要準備上半個月,一家人平日里節省下來的食材,整齊擺放團圓夜的桌上。我童年的記憶里,這頓最豐盛的家宴上幾乎沒什么素菜,各種平時見不上、吃不到的葷腥,悉數登場:紅燒帶魚、黃燜雞、豆醬、糖醋排骨、紅燒肉、醬牛鍵子、小酥魚等等美食佳肴,當然還少不了祖傳的宮廷御膳香辣汁魚,這也是如今“三汁燜鍋”的根源。
        在大人們忙著準備飯菜時,我則忙著把整掛小鞭拆散,因為不舍得鞭炮一下子嘣完,要用手拿著一個一個放。拆完鞭,我就跑到廚房母親身后,她轉身先夾一朵木耳放在我嘴里,滑而粘滿鮮汁,再夾給我一塊醬牛肉,還笑著說道:牛肉比豬肉香呢!眼睛就都包在笑紋里了。
        伴著闔家團聚的甜美心情,吃一頓最香、最美的飯菜,這是父母在歲末年初給孩子們最好的禮物。長大成人后乃至現在,每每想念父母的時候,就會想起父母準備年夜飯時忙碌的身影,聞到滿屋的菜香,和母親那臉上的笑容。
        滿族人的年夜飯規矩最多,卻最豐盛
        @那小姐
        家鄉:東北
        年齡:48歲
        職業:工程師
        記憶中的年夜飯是一年之中規矩最多,但是最豐盛的晚飯。由于家族歷史的緣故,像很多關外的京旗滿族一樣,家中的年夜飯有很多和老北京滿族相似的傳統。
        滿族人的年夜飯很注重規矩,無論是吃的、喝的、穿的、說的、做的都很有講究,傳統的滿族人十分講究年夜飯坐席的規矩。通常只有家中最年長人先入座了,才可以按照輩分年齡,依次入席,而且要男女分坐。通常只有家中最年長人先入座了,才可以按照輩分年齡,依次入席,而且要男女分坐。
        在我印象中,不論一年中的收益如何,年夜飯一定要準備的特別豐盛。在菜品上,必須要有”魚、肉、菜、點”。其中魚必為鯉魚,通常用紅燒的做法;肉包括豬肉、羊肉等,但是不能有雞肉、狗肉;菜的種類受東北寒冷氣候的影響很大,所以少有大量新鮮蔬菜;點則包括年糕、豆面卷兒和具有東北特色的糖稀粘豆包等。此外滿族人還喜歡帶有芥末汁兒腌制的小菜作為涼菜。東北人家的年夜飯最重要的角色就是餃子,其中滿族人則更講究餃子的包法。包餃子時,講究餃子的形狀,碼放的順序,且必須要刻意剩出一些餃子皮兒和餡料,寓意“年年有余”;包餃子時還會通常暗放一枚銅錢,寓意吃到的人會在來年“財運亨通”。
        沒有糧票就沒有年貨的童年
        @老王
        家鄉:武漢
        年齡:45
        職業:美食自媒體達人
        記得70年代末,全家在小年的前幾日就進行大掃除、糊墻紙。緊接著全家采購年貨,由于那時還是計劃經濟時代,年貨都得拿著糧票等票證去領取,所有人像打仗一樣擁擠著排隊,每人香油半斤、花生2斤......
        在大年三十那天,家里會準備炸肉元子、藕元、藕夾、魚等過年的菜品,還會制作些麻糖、翻散等系列用面做的小零食,當時左鄰右舍也會這樣做,所以整條街道都是炸圓子的香味。我還記得,有時長輩會主動叫我幫忙做藕元。將藕磨成藕蓉,就是把藕放在一個帶齒的瓦盆里,來回擦藕,反復多次,藕擦完,藕蓉就出來了。最后等家人炸好一鍋,我就趁熱吃上幾個,可好吃了。
        除了“炸圓子”外,煨一吊子(砂鍋)排骨藕湯也是必須有的,那個時候的吊子很大,煨一大鍋藕湯,全家人可以喝到大年初五。等湯煨好基本也已經快到12點,趕緊做幾樣菜,全家圍坐一起吃年飯,從三十吃到大年初一,寓意著一年都有飯吃。
        大年初一起床后,喝上一碗熱氣騰騰的排骨藕湯,換上新衣服,跟隨大人一起去親戚家拜年,親戚會給一、二元的壓歲錢,收到錢那可開心極了,可惜的是往往回家后都被父母強行“奪走”了。
        外婆做的松香熏臘肉,那味道你不懂
        @葉敏
        家鄉:四川
        年齡:31歲
        職業:主持人
        小時候每逢過年,我都會跟外婆早早去屋后的山上拾松柏枝。大風吹得松濤陣陣,也吹亂外婆的頭發,我卻在漫天落下的松枝下撒歡,直到外婆把拾撿的松枝分成兩捆,她背大的,我抱小的。我樂意跟外婆出來干活,因為我知道不久后年夜飯里就會出現我最愛的松香熏臘肉!
        我還記得,松枝不像木柴那樣易燃,點燃后沒什么火焰,就是很大的濃煙,外婆不知從哪里找來一個大桶,使煙更加濃密,臘肉懸在煙上,飽飽地吸收著松枝的香氣,毫無抵抗得朝著松香味蛻變?,F在回想,如果沒有這個過程,只是吃到臘肉,大概也不會感覺這樣美味吧。
        如今外婆已不在,家人齊聚一堂的年夜飯上也會有超市買來的現成臘肉,但每當舉杯歡慶、禮炮齊鳴過后,大家在守歲的靜夜里,總有人會感慨一句“還是當年的松香臘肉好啊”, 我也就再次回想那年撿松枝的斑駁快樂時光。
        年味就是全家老小粘在一起的味道
        @張帆
        家鄉:福州
        年齡:29歲
        職業:外企高管
        對我這個大吃貨來說,年味一定離不開外婆做的年夜飯,充滿著濃濃的家鄉味。福州人喜好甜食,年糕、芋頭果、芋泥、八寶飯是過年必不可少的食物,也是每個家里老人都一定會的拿手活,當它們齊活上桌的時候,家里瞬間就有了年味,而且是甜香的福州年味。
        吃完年夜飯就開始看春晚,可兒時的我們最期待的還是放煙花??斓绞c的時候,我們就蹦蹦跳跳地跟在外公的身后,走到戶外。此時,別家的煙火已經開始燃放,我們也緊隨其后,捂著耳朵看著滿天絢爛的煙花,霧霾重地快看不清彼此的臉,就在爆竹聲中迎來新的一年。對我來說,年味一直都是全家老小粘在一起的味道。
        不禁“偷吃”的飯菜吃得就是香
        @韓霜
        家鄉:武漢
        年齡:24歲
        職業:培訓機構老師
        過年,對于兒時的我們而言,是彌足珍貴,卻又漸行漸遠的兩個字。
        記憶中,我們家的年飯總會比別人家仗勢都大得多,由于家里人口特別多,每次吃年飯,都會聽到大人們在忙碌地擺放碗筷時大聲喊道:“小孩子一桌,大人們兩桌,爺爺奶奶舅爺爺姑奶奶們一桌!”還會時不時聽到似責備實則寵溺的語氣說:“又在偷吃!洗手沒?小心你爸等會收拾你,哎呀,小笨蛋,吃這盤里的,剛出鍋的還是熱的!”爺爺奶奶看到了總會充滿寵溺地說:“哎呀,小孩子嘛,讓他吃,肯定是餓了,再說了這幾桌菜吃不完也浪費了?!北M管我們經常會被“責備”,但還是不亦樂乎地把偷吃進行到底,總感覺“偷”來得吃起來更香似的。
        現在想來,并非那頓年飯的菜多么好吃,而是大家伙圍成幾桌吃飯的感覺真的太美好了,小時候我會經常跟身邊的小伙伴們炫耀:“我們家吃年飯要擺四個桌子!”小伙伴們都會驚訝得不敢相信,當時的我似乎覺得這就是一種無上的光榮。
        而今,預定年夜飯的廣告滿天飛,大人們再也不用提前好幾天辛苦準備一頓好幾桌的年飯,我們也已經從盼望著新衣服,盼望著吃到肉圓子和春卷,盼望著晚上能看電視到很晚的小孩,變成了為生活所累,為工作而煩惱的大人,似乎連品嘗“年味兒”的那份純粹的心思也在慢慢隨時間消散了。
        (新華網食品頻道 劉文婷)
        以上人物皆為新華網食品頻道的熱心網友。如果您也想與網友分享那些有關“年夜飯”、“年味”、“糧票”的故事,請掃以下二維碼并關注我們新華網食品頻道微信公眾號,直接回復您的故事即可,下一個故事主角可能就是您。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