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昆明殺人嫌犯逃亡16年成大學客座教授(圖)

           信息來源:時間:2020-04-01 10:30:40

        昆明殺人嫌犯逃亡16年成大學客座教授(圖)

        2014-04-17 10:34:42 來源: 昆明信息港(昆明) 有3309人參與
        分享到

        任岳峰

        楊順明

        1997年6月1日,昆明金殿后山發生一起命案,時任昆明阿二靚湯餐廳經理的楊順祥被人打傷致死。警方隨后查出,嫌犯有4人,分別是昆明阿姐鼓西餐廳老板任岳峰、任邀約的朋友緱某、周某和肖某。

        2001年,周某在北京被抓獲,后經法院審判被無罪釋放。2011年,緱某在警方“清網行動”中投案自首,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目前仍在服刑。肖某仍在抓捕當中。任岳峰則在16年逃亡過程中,成功“洗白”身份。如果不是在2013年5月的一次朋友聚會上,他與死者弟弟楊順明狹路相逢,或許至今他仍是人們眼中的策劃界精英、多所大學客座教授“冉更生”。

        昨天,昆明中院開庭審理任岳峰故意傷害案。庭審過程中,這起歷經16年的追兇與“變形”交織的離奇故事逐漸浮出水面。

        庭審直擊

        向死者家屬道歉,承諾賠償30萬

        上午10點07分,任岳峰在法警的押解下進入法庭。頭發花白的他表情凝重,眉頭不自覺地皺著。

        在進入被告席的瞬間,任岳峰環顧了一下旁聽席——他的妹妹及少量朋友坐在旁聽席最后一排靠里的角落。整個庭審過程,任岳峰與家屬并沒有太多的眼神交流。

        上午10點20分左右,法庭審理正式開始。

        對于案件起因,任岳峰說,自己發現楊順明私吞他經營的餐廳營業款,要求其賠償。楊順明的哥哥楊順祥出面協調,同意賠償6000元。然而,在賠了2200元后,楊順祥不肯再賠償余款。

        而楊順明則有不同說法:自己發現任岳峰在做假煙,怕受連累而提出辭職,任岳峰對此不滿,要他賠錢,并為此帶人追打哥哥。

        對于楊順祥的死亡,任岳峰堅稱自己沒有動手?!拔覀儧]有強迫他到金殿后山,他是自己上車的。到了之后我一直在車上和出租司機談車資及返回的事情,只聽見外面很混亂,好像有人在追楊祥(注:實為死者楊順祥,下同)。后來聽說他摔了一跤,我下車看他在流血,就拿錢讓他們(注:同案兇手緱某等)送楊祥去醫院……”

        云南天石智碩律師事務所陳紅律師接受死者楊順祥父母委托,當庭提出80余萬元附帶民事賠償。對此,任岳峰在法庭上向死者家屬表示歉意,其辯護人也當庭表示被告人愿意在能力范圍之內,對死者家屬給予30萬元的附帶民事賠償進行撫慰。

        公訴機關指控,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任岳峰的刑事責任。由于案情復雜,本案沒有當庭宣判。就民事賠償方面,死者楊順祥家屬一方,將擇日與被告人一方在法庭組織下進行調解。

        對話任岳峰

        “逃亡期間忙工作,不關心追逃新聞”

        在法庭調查階段,任岳峰表現出超強的記憶,他能很快回答出每個問題涉及的準確時間。而當法官問及他如何糾結同伙以及如何毆打受害人楊順祥等問題時,任岳峰開始頻繁使用“好像”、“大概”、“應當”等含糊字眼。

        以下節選法庭上的部分對話:

        法官:任岳峰,你對公訴人指控的犯罪事實是否有異議?

        任岳峰:公訴人宣讀得太快,我一下子記不下來,但我對部分內容有看法。

        法官:你對行為結果有無異議?

        任岳峰:沒有。

        法官:你對被害人的傷害是否屬實?

        任岳峰:應該是。

        公訴人:在逃亡期間,你是否注意到關于你的追逃信息?

        任岳峰:我平常忙于工作,不關心這類新聞,從來沒有聽說過。

        公訴人:簡要說說你們對楊順祥的傷害過程。

        任岳峰:楊明(注:死者弟弟楊順明)在我店里打工,他私拿公司物款,后來討論賠償以后楊明賠不出來,楊祥賠了一部分后沒有還款的意思,我們6月1日約著去解決。到了以后發現楊祥人多,我們心虛,就打車去別的地方。我聽說他在跑的過程中摔傷了,我還拿錢給別人送他去醫院……后來我心里害怕,就離開了昆明。

        公訴人:你在被捕前是否使用過冉更生的名字?

        任岳峰:使用過,我在火車站購買的身份證,后來到公安機關辦理過遷移戶口的事實。

        公訴人:你這16年做過什么?

        任岳峰:當老師,參與企業管理、商業規劃設計等。

        公訴人:你在潛逃期間有沒有聯系過家人?

        任岳峰:沒有。

        角色

        任岳峰 在逃嫌犯變身策劃界精英

        任岳峰和冉更生,在不同的時間和地點,分別代表了在逃嫌犯和策劃精英兩個反差極大的人物。

        對冉更生而言,2013年5月15日,是他人生起伏最大的一天。在他拼搏16年事業達到頂峰時,死者楊順祥弟弟楊順明的揭發,讓他還原為身系命案的在逃嫌犯任岳峰。

        任岳峰在法庭上交代,1997年6月1日,因與楊順明的經濟糾紛,他帶著肖某、緱某、周某3人,到位于北京路的阿二靚湯餐廳找楊順祥要錢。

        公訴人當庭出示緱某及周某的證言證實,當天,任岳峰等人在酒店門口找到楊順祥,任岳峰叫他們“打”。之后,他們叫了一輛出租車,將楊順祥拉到金殿后山,繼續拳腳相加。見楊昏迷,任岳峰拿了些錢,叫緱某和周某趕快將楊順祥送到醫院。

        緱某、周某兩人將昏迷的楊順祥送至昆明延安醫院后,告知醫生,楊順祥是“路上遇到的,被人打了”,隨后兩人謊稱報警逃跑。楊順祥因傷勢過重死亡。任岳峰隨即溜之大吉。

        任岳峰先后潛逃到大理、香格里拉等地。本來他打算逃到香港,但是到攀枝花后,已經沒有多少錢,便想尋找最近的地方先賺路費。最終,任岳峰來到了貴州貴陽。

        與大多數在逃犯不同的是,任岳峰的逃亡生涯一點也不落魄。他在貴陽火車站買來一個身份證,假身份證上的名字叫冉更生。16年來,他以冉更生的名號入股朋友的策劃公司,成為公司高管,并攻讀了碩士學位。

        經過10多年的打拼,任岳峰已成為貴州策劃界大有名氣的人物,還獲得中國策劃研究院總院技術督導長、中國策劃研究院貴州分院院長等十多個頭銜。在一份關于他的宣傳報道中,他以“冉升”(意為“冉冉上升”)為筆名大談“跪著做策劃,站著做人”的職業信條。

        期間,任岳峰作為策劃界名人,曾多次作為客座教授到貴州一些高校開講座,為學生講授策劃課程。

        楊順明 為追兇16年輾轉6座城

        16年來,楊順明對于哥哥的死一直心懷內疚,他決心: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都要找到任岳峰。

        昨天,在法院對記者說起16年追兇的經歷,楊順明幾乎說到口干舌燥,他多次要求停下來喝些水。

        為了追查到任岳峰的下落,1997年8月底,楊順明回到昆明,重新找了一份酒店的工作——他覺得這個職業能接觸到更多朋友。

        在昆明期間,楊順明每天工作之余,就到任岳峰和他女朋友住地的路口蹲守,最終確定任岳峰已經不再和女友聯系,楊順明轉而到任岳峰父母居住的小區附近蹲守。

        一年之后,楊順明從朋友處打聽到任岳峰可能潛逃到廣州的消息。他向酒店請假,帶著3000元錢到廣州追兇?!斑@無異于一場更艱難的大海撈針。我白天在茫茫人海中走啊走,累了就找家小招待所稍作休息?!币粋€星期后,他無功而返。

        2000年3月份,楊順明再度趕赴廣州,但還是撲空。他還曾先后前往深圳、曲靖尋找任岳峰,都無果而返。2007年,已結婚的楊順明聽聞任岳峰可能在上海,毅然賣了昆明的房子,帶著妻子到上海一邊打工一邊追尋任岳峰。聽聞任岳峰可能在六盤水之后,他又毫不猶豫地放棄了上海的事業,前往距離六盤水較近的貴陽。

        去年5月15日,楊順明在朋友邀約下,到貴陽一家高檔會所聚會。觥籌交錯間,他發現從會所里間走出來的一個人,像極了自己苦苦追尋十幾年的任岳峰?!氨M管他發胖了,樣貌、氣質有了很大的改變,但他不時跳動的左眼、下巴上的痣,以及獨特的面部表情,讓我一眼就認出了他?!睏铐樏鳟攬鲎屌笥延檬謾C拍下任岳峰的相片,并幫忙纏住對方,自己則趕往距離最近的派出所報案。

        最終, 當地警方以例行檢查為由,將任岳峰帶到派出所。經過審訊,任岳峰終于承認自己的真實身份及當年犯下的罪行。

        本文來源:昆明信息港 作者:劉玲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