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vesa"></progress>

  1. <dd id="zvesa"></dd>

        <button id="zvesa"><acronym id="zvesa"></acronym></button>

        <dd id="zvesa"></dd>

        苗族姑娘與她的100首苗歌故事

           公眾號:美麗鄉村     信息來源:時間:2020-04-03 15:32:00

        苗歌與反排的故事
        族,是一個古老神秘的的民族。傳說,在距今五六千年前的炎黃時代,黃河下游和長江中下游一帶出現了以蚩尤為首的九黎部落聯盟,他們是苗族最早的祖先。在炎帝和黃帝練手打敗蚩尤后,天下大亂,蚩尤的九黎集團戰敗后大部分向南流徙,開始了苗族多苦多難的遷移史,在這個過程中,留下了許多具有傳奇色彩的故事和神話傳說。
        苗族神話故事掛畫
        遺憾的是,這樣一個具有深厚歷史文化的民族,卻沒有文字記錄,因此,苗語成為了記錄苗族文化的唯一形式,而苗歌,則是苗語中最傳神的記錄媒介,智慧的苗族人民,將關于苗族的許多古老故事寫進歌中,一代一代,在村子里傳頌至今。
        反排村

        就是這樣一個以苗族歌舞聞名的古老村莊

        排村位于被譽為“天下苗族第一縣”的貴州省黔東南自治州臺江縣, 從臺階縣城沿蜿蜒崎嶇的山路驅車,穿越層云,翻過高山,在山和云的那頭,就是反排。
        大山深處的反排村
        古老的反排保留著兩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反排木鼓舞和多聲部情歌。曾幾何時,這兩項非遺的名聲響徹國內外,反排的木鼓舞更是被譽為“東方迪斯科”,吸引了整個世界的目光。
        反排多聲部情歌
        但與反排響亮的名氣相悖的,是隨時代發展,反排苗族歌舞的沒落。在新時代下的年輕人似乎已經不愿開口再唱那些拗口的古老歌謠了,那些曾帶給這個村子輝煌的文化和故事,似乎已成為被年輕一代人遺棄的事物。越來越多青壯年離開村莊謀求出路,在酒酣之時縱情高歌,已慢慢成為這個村子將要褪色的記憶。
        苗姑娘梁曉英的故事
        曉英和唐卿是反排村的一對小夫妻。唐卿是村子里第一個研究生,而梁曉英是十里八鄉最漂亮的姑娘。用村里人的話說,他們在一起,是金童玉女,錦繡良緣。
        梁曉英是個多才多藝的苗族姑娘,活潑的她從小愛唱歌,在同齡人眼中晦澀難懂的曲調,在她耳中卻是天籟。 因為對苗族歌曲的熱愛,高中畢業后,梁曉英考入了貴州大學藝術學院學習民族音樂,長相漂亮歌聲甜美的她似乎生來就是視線的焦點,在校期間,她代表學校甚至代表貴州去參加過各種比賽,獲得過不少榮譽。
        梁曉英
        許多演藝公司曾向她拋出過橄欖枝,希望這位漂亮的苗族姑娘能到更大的城市發展,許諾給她的,是光華陸離的世界,和一伸手就可觸碰的錦繡前程。
        梁曉英在2013多彩貴州歌唱大賽總決賽上

        但她拒絕了。她認為,那些榮光和璀璨,并不能讓她真正安心下來,苗鄉才是她的根,苗歌才是她想唱的曲調,她想,哪怕一輩子默默無聞待在這個小地方,能自由自在的唱一輩子的苗歌,也是好的。

        梁曉英在反排的田間唱苗歌
        畢業后,梁曉英回到了故鄉,成為了一名村小學的音樂老師,她想將她熱愛的苗歌教給孩子們,希望這門古老的藝術能夠流傳下去。但效果卻不遂人愿。
        或許是因為時代變遷,太多外界新鮮事物的介入,孩子們都不太愿意學習這樣拗口的古老歌謠,更不愿關心歌曲背后的故事。
        孩子們對苗歌的抵觸情緒觸動了她的內心,她開始擔憂這門藝術的未來,于是她開展課外興趣小組,舉辦小型比賽,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讓孩子們能接受苗歌。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她的堅持下,孩子們慢慢對苗歌開始有了興趣。
        曉英老師正在教孩子們唱歌
        她從孩子們身上看到了希望。孩子們從一開始的不肯定,到后來的肯定,這樣的變化讓她感慨萬千。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萌生了要收集苗歌的想法。她想,如果她能夠把那些快要被人遺忘的苗歌都收集和記錄下來,慢慢教給更多的孩子們,苗歌就可一代代傳承下去。她說:“只要歌曲還在,苗族的故事,就不會被人遺忘?!?/section>
        我們和他們的故事
        2016
        年7月,一次偶然的機會,在中國民生銀行的大力支持下,中國扶貧基金會、貴州省建筑設計研究院本土營造工作室以及四川省建筑設計研究院聯合發起的2016中國鄉村營造實踐營活動中,認識了梁曉英和唐卿。
        2016中國鄉村營造實踐營
        這對反排村中人人稱贊的小夫妻倆似乎與村里其他年輕人不太一樣。在訪談過程中,當談及他們對未來有什么期待時,梁曉英告訴我,她想要收集整個黔東南州的苗歌,“至少收集100首吧,然后在凱里開個苗歌公益課堂,去教整個黔東南州的孩子學唱苗歌”,她好聽的聲音里滿是神采飛揚的味道,我似乎看到有光芒在她漂亮的眼眸中流轉、綻放,那樣的自信和奪目,讓我們為之動容。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們聽到了上面那個關于他們的故事,對于苗族漢化的擔憂,對于苗歌沒落的傷感,讓這位看起來笑容明媚的姑娘談及此事時顯得有些焦慮,而她最焦慮的事是,在這個偏僻的村子里,她請不到專業的錄音師,租不起好一點的錄音棚,甚至翻山越嶺去各個村子里收集苗歌的路費,以一個鄉村小學教師的工資,她亦難以負擔。
        收集和記錄苗歌的美好愿景與現實的困難形成了一道溝渠。談起這些困難時,她依舊樂觀,她說,如果一年做不到,那大不了就用五年、十年、二十年。也是這一點,深深感染了我們吧,一個二十幾歲的姑娘,明明可以擁有更輕松的前程,卻愿憑一己之力,將自己最美好的年華用在為自己民族的文化奔走吶喊之中,作為我們,亦不愿做個袖手旁觀的局外人。
        梁曉英授傳統蠟染
        貴州的村落之中散落太多寶貝,每一個村子,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歷史,在時代發展的洪流下,或許很多都在慢慢被這個世界所遺棄。
        們,愿作一名拾荒人,將那些散落山間的珍寶撿起,串成串,并將那些美好的東西告訴給遠方的你知道。
        我們將在99樂捐活動中,在中國扶貧基金會、古村之友深圳總部及貴州省建筑設計研究院本土營造工作室等單位的協助支持下,讓這件有意義的事能夠完成,也期望借此,喚起大家對于苗族文化和傳承更多的關注。

        文章來源:貴州古村之友

        ID:gzgczy2015


        長按指紋 > 識別圖中二維碼 > 添加關注

        美麗鄉村(cfpamlxc)

         
        蜘蛛池